舞台之外的世界级中提琴家马泰
发布日期: [2018/9/25]  人气指数: [77]  
 

柏林爱乐乐团,无论对于音乐家、还是爱乐人来说,都是一种向往。然而,我却认识了一位主动从柏林爱乐乐团辞职的音乐家。

     这个人是马泰(Máté Szücs),匈牙利人,前柏林爱乐乐团中提琴首席、世界顶级中提琴演奏家之一。

       他近期辞掉了乐团的工作,或许对于不少人来说,都是难以理解的。近距离接触他之后,却发现,他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与他邂逅要从97日说起:马泰受青岛交响乐团之邀前来演出,而我因工作原因赴机场迎接。

(交流是用英语,部分翻译可能不够精准)

向马泰介绍青岛简史,我告诉他:百年前,德国人占领了胶州湾,把青岛划作殖民地,对青岛做了很多贡献:城市的规划建设,下水道系统,保存较好的天主教堂、基督教堂三座、海洋大学、总督府等;带来了西洋文化与乐器等等。

马泰:你是信徒么?

我:不是。

马泰:这里的人主要的信仰是什么教?

我:佛教、道教、天主和基督教、穆斯林都有,信佛教的最多,青岛信道教的也不少。但很多人没有信仰,或者说,信仰是钱。

   马泰:全世界都这样。越来越多的人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你有信仰么?

   我:没有。

   马泰:如果没有信仰引导人们,世界会越来越糟糕。

马泰是个虔诚的信徒,他坚信,人应该多向善。而这种善,正是今天世界渐渐开始缺失的。

马泰:现在这里还有很多德国人和德国文化么?

我:有很少德国人。德式建筑和文明只有少部分得以保留,多数在文革中被摧毁。听说过文革么?

   马泰:嗯。当年希特勒杀害了无辜的犹太人,的确是不可原谅,但至少他是出于民粹主义,保护纯正的日耳曼民族。而斯大林、文革是在毁灭一切,毁灭人类的未来。

看到了青岛跨海大桥、火车北站等建筑,马泰赞叹不已,但是看到了转弯车辆和直行车辆抢道,吓得马泰赶紧用手抓住了车门上方的把手;还有看到乱穿马路的行人,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不过,他热爱中国元素,喜欢气功、太极、吃汤面。

     我:中国发展很快,但是离文明还有很长的道路。

   马泰:理解。

   我:我不是种族主义,但我不太喜欢黑人,因为许多黑人受教育程度不够高,没素质。中国广州那边涌入了大量黑人。

   马泰:我很理解。

   我:欧洲的难民问题怎么样了?    

   马泰:很麻烦。很多难民没有素质,和你刚才说的黑人一样。

   我: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都是美国。

   马泰:是啊!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有第三次世界大战。

 

 

关于中提琴演奏

98日,马泰与青岛交响乐团上演了“来自柏林的问候”音乐会。一曲《斯塔米茨:D大调中提琴协奏曲》技惊四座,余音绕梁不绝于耳。观众用雷鸣般的掌声迎来了他的返场:《巴赫:萨拉班德舞曲》。有听众表示:“世界顶级水准真是享受!”音乐会后,中提琴声部演奏员们共同邀请马泰参加庆功宴。

马泰:我当了无数次评委、听了无数次这部作品,但这是我第一次与乐队合作这部作品。之前也只是和钢琴合过。

演奏员:为什么把第一乐章的第一个和弦分解?(原曲独奏第一个音是大和弦)

马泰:这样更好听,否则原曲比较难听。

演奏员:能讲讲如何练好中提琴么?

马泰:基本的就是两点:控制好呼吸和放松。做好了,你就能练好。

马泰给大家示范如何呼吸。然而,这竟与“气功”有关:他把气息的吐纳、身体动作的调整与放松,以及自己对气功的研究,融合在一起。

基本来说,就是呼气时扩胸,多用于下弓;吸气时含胸,多用于上弓。他带领着中提琴声部演奏员一起学习了他的“吐纳心法”。

而持琴的方法是“两边肩膀下沉”:琴自然地搭在左肩膀上,靠头部自身的重量稳定住琴身,下巴不要使劲夹琴,左臂不要用力托琴,左手手指以琴身为支撑挂在琴弦上,右手持弓自然地搭在琴弦上,不能压弓。整个肩膀都是放松状态。

马泰问演奏员:你们为何学习中提琴?

   演奏员:演奏不好小提琴,就转中提琴了。(和大提琴转学贝斯一样)你呢?

   马泰:小提琴不能满足我精神上的追求,我更喜欢中提琴的沉稳。

   演奏员:你每天练习多少小时?

   马泰:这个不是绝对的,但是年轻的时候必须打好基础。以前每天6小时,坚持了20年,现在即使每天2小时也没问题。

   

强者的人生选择         

马泰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99日上午,马泰踏上了返程。车上,我们聊了很多。相比繁忙的张国勇指挥,马泰更喜欢享受生活,昨天我们游览青岛,他时不时让我帮他拍照。今天,他愿意与我讨论人生种种。

   马泰:请替我对中提琴演奏员们道谢。饭很可口,青岛啤酒不错!但张国勇从来不喝酒么?

    我:很少,他是个很自律的人。

    马泰:成功的人都是自律的。

 

马泰为何热爱中国文化?

我:你很喜欢中国文化,也很了解中国文化啊!

马泰:因为我曾经有一个中国女朋友,她是钢琴家,我们相处了5年,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有钱人。她的父亲是个非常有智慧的人,我常常去与他探讨人生。

我:所以你很喜欢哲学?

马泰:是啊,人生就是一部哲学。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我:活到老学到老。

马泰:对。

 

“妻管严”马泰,周六上午游览青岛要跟妻子通话;演完出要跟妻子通话;庆功宴还要跟妻子通话。可正是这份对妻子的爱,让他毅然决然地从柏林爱乐辞职。

我:你为何辞掉了柏林爱乐的职位?

马泰:如果我不辞职,我的婚姻会失败。因为在乐团,聚少离多,我要多花时间陪伴妻子与孩子。外面的事业再成功,如果家庭都不能维持,那么人生不能算是成功。

我:接下来如何工作?

马泰:我已经在日内瓦音乐学院任教。

成功有很多种。以他的才华,和艺术家那极为丰富的灵魂,组建新家庭易如反掌(看看卡拉扬的后宫佳丽们、或是阿格里奇的丰富情感履历)。但是他放弃了世界顶级乐团的工作,却合情合理。正可谓,大智若愚。

 马泰:你很聪明!看明白了很多事。

(这里他用了Clever,带有狡猾的意思,不知道是否是用错了词)

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他对我的肯定。不过我只能苦笑,有时候,看得越透越痛苦。,

马泰:我还想见见你的父亲。他一定也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

我:哈哈,他会很乐意的。

马泰:你父亲从事什么工作?

我:中国近代史学家和作家。

马泰:我一定要见见他!

我:没问题,下次你来的时候,一定!

就这样,2天的时间,我认识了世界级中提琴演奏家马泰,一个真实又可爱的人。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