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小提琴家宁峰
发布日期: [2018/11/1]  人气指数: [62]  

作者:苏立华
小编:苏铄然

1981年出生于中国四川成都的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宁峰是当今全世界演奏技术最精湛的小提琴演奏家之一,事业和生活发展也非常好。宁峰今天的演奏艺术和生活让我开始重新认识这位我曾今非常熟悉的音乐学子。

宁峰在事业上成功之我见

宁峰出国深造前就读于四川音乐学院附中(成都),师从著名小提琴教育家胡惟民教授(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和小提琴教育家胡坤教授的父亲)。他在川音读附中的那些年里,我在成都一家名叫成都HiFi的唱片和音响公司负责唱片销售,唱片店开在成都西北中学对面,离宁峰当时的住处不远。那些年里,经常在傍晚晚饭后,宁峰会到唱片店里逛,围着唱片柜台转呀转,大部分来访是母亲陪着他来的。宁峰表情总是严肃,话也不多,母亲也默默无语,爱意写满了脸上地跟着儿子,那种无声的母子情令人感动,这印象给我很深。宁峰看到自己喜欢的唱片,很想买,但又心中体贴母亲,很难开口,而一旦提出要买,母亲就会很有压力地爽快付钱,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

后来,电脑可以刻录唱片了,我就开始把店里的唱片借给宁峰拷贝。时间长了,我和宁峰也熟悉了,时不时交流一些唱片收藏上的事。而每当谈到音乐和小提琴的话题,他总是非常自信地坚持自己的观点,不会因为我的年长和在知识方面暂时比他多而妥协自己的观点。宁峰从小就有主动的思考能力和主见,生活和学习自理能力极强,这是我最欣赏宁峰的地方,也预见了他未来必定成功。我总是将他与他当时的几个同学作比较,觉得宁峰在音乐上很有灵气和思想,生活里很懂得务实和顾全大局,自我保护意识强,但又不唯利是图和自私。宁峰小时候给我的印象如今依旧记忆犹新。时光飞逝,光阴似箭,转眼这些记忆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了。

宁峰对音乐的热爱是从小就开始的,他才15—16岁就开始迷恋上了唱片收藏,他不但收藏,更是认真听,以听唱片作为一种辅助学习方法。宁峰对音乐和对小提琴演奏的迷恋成了他学习小提琴演奏最大的动力,他的学习欲望远远超过了老师对他的学习计划期望,总是想多学些东西,多演奏些自己喜欢的曲子,想尽快掌握小提琴演奏上的各种高难演奏技术。我记得,胡惟民教授告诉过我他不让宁峰好高骛远,压着宁峰的学习进度,对其基础训练严之又严,这种严格甚至让宁峰有点耐不住,因为他自己希望学得快些。他背着胡老师,偷偷练下了巴奇尼的《小精灵回旋曲》,什么曲子难,他就去碰什么曲子,即便一时练不下来,他也要试一把,让心里有数,然后就是听各种不同名家的演奏,自己去琢磨。一旦练下了一首很有难度的曲子,他是多么享受那令人眼花缭乱的炫技演奏,充满灵气中的演奏也充满了不修边幅的炫技和青春的野性,而这一切在今天已经磨练成了演奏技术上的登峰造极和音乐上的内敛深刻。

宁峰后来把《小精灵回旋曲》这首曲子演奏到出神入化,一开音乐会,他的粉丝都期待听他一次次演奏这首曲子,享受他那华丽和精致的炫技演奏,搞得他对这首曲子可能都产生了审美疲劳。川音附中读书这些年,胡老师在压着宁峰苦练基本功,宁峰自己却在偷偷放纵自己腾飞。后来宁峰以全额奖学金考入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胡坤教授班跟随胡坤教授深造,胡坤的要求那就更严格了,毕竟作为一个世界级演奏家,他对小提琴演奏艺术和音乐表现的理解和要求注定要高很多,对于有才能和热爱音乐的学生,他就更是严上加严。一段时间里,宁峰压力很大,加上生活上的艰苦和节约,出国前的小胖子,几年后成了小瘦子。二胡教授对宁峰严格的技术训练和高要求的音乐培养为宁峰日后的腾飞打下了非常牢固的基础。

我记忆中宁峰18岁前的演奏是灵气十足,演奏“放荡不羁”,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艺术的原生态自然想象力,也许对于严格要求的老师来说,他这样的演奏是徒有音乐上的激情,而缺乏演奏艺术上的精致。但是,宁峰的音乐气质和音乐感觉正是在这开放的少年阶段培养起来的,我称之为一个音乐家音乐气质和风格的形成,他之后的各种学习都是不断回炉磨练。那时宁峰的演奏,技术上的瑕疵不少(以极高的标准要求的话),但在我听来,这些在一般听众听来微不足道的瑕疵都充满了音乐的灵气,那时宁峰的小提琴演奏没有今天这么秀美高贵的琴音,也没有如今天这么精确得“变态”的演奏技术。与今天很多17—18岁的优秀小提琴学子比(比方说,与2016年获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的金奖得主16岁的何子毓比),宁峰当时的演奏技术是不够精致的,声音也没有这么讲究,音乐基本上是感性为主,缺乏今天这样的深度感性与高度理性的艺术结合。

宁峰能学到今天这个演奏境界,可想其私下的努力付出有多大,思考和探索了多少。宁峰不属于李传韵那样的天才音乐神童,而是靠从小到大所特有的强大主动自学能力和不服输的一股子劲学到今天这无敌的水平的,宁峰是后天勤奋和探索的人才。宁峰的父母今天依旧如昔日那么朴素,他们从来不干涉宁峰在学习和事业发展上的事,只是作为全力支持的家长,倾其所有地支持。宁峰出国学习后,我记得有几次,宁峰的妈妈还从我这里打听宁峰的学习和演出情况,这是事实!宁峰的父母平易近人,对宁峰在生活和事业上的支持真的是在所不惜。宁峰的妈妈是一位很朴实的医生,父亲是一位很有音乐鉴赏力的政府公务员,年轻时也学过一下小提琴,对小提琴演奏也有很多正确的认识和很好的鉴赏力,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介入宁峰学小提琴的事。宁峰学小提琴,完全是靠老师的点拨与启发,靠他自己苦中有乐的探索和反复琢磨。

宁峰获得重大小提琴比赛之前的学习和生活是很艰苦的,这种艰苦不是一天两天,而是连续多年,直到他以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历史上最高毕业满分成绩毕业后前往德国继续深造,情况才随着他不断的比赛获奖渐渐好起来。他事业开始渐入佳境后对自己的生活也很有规划,先给父母买房买车,再结婚成家,之后买琴,然后生孩子。事业上的竞争让他学会了学习和拼搏,生活上的压力让他学会了规划和计划,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走一步成功一步。我们每个人无法改变自己的命,但是运随时都是自己把握着的。

宁峰在学习上走的是一条不断被别人和他自己否定又肯定,肯定了又否定,就这么螺旋上升的。他将压力转化成了动力,用动力培养出了能力,将能力兑换成了实力,最后用实力去面对和征服一切。今天的宁峰,在我看来是站在了一个全新的制高点作为新的起步。我坚信3—5年后的宁峰将会让我们更加惊喜和佩服。他从来不去执意要什么,只是在不断树立和攻下新的目标,这个目标不是与任何人的攀比,而是挑战自己和超越自己。有一天,站在艺术和事业之巅,一览众山小,也就是水到渠成的自然之事。

宁峰的处世为人

宁峰是一个做事做人都有原则和有全局观的人,做事绝对是无声地高调,做人外在低调,内心并不低调。他与志同道合者合作和为友,不与志不同道不合者为友,也不为敌。宁峰不算命好,但是运气很好,一路在最重要的时刻遇到好老师和贵人,他没有让任何教过他的老师失望过,也没有让任何支持过他和与他合作过的人失望过,他没有浪费过一个有助于自己事业和生活发展的机会,同时也没有把自己捆在一个老师身上或一个支持者身上。他在生活和事业上螺旋式的爬升,那是很辛苦的,一路迎战各种挑战,但是他每走出一步都是稳稳的,只进不退。宁峰做事绝对靠谱,做人,他对的起自己也对得起别人,不亏待自己,也不亏待别人。这一切,与他深交的人都应该很清楚。宁峰懂得感恩,但从来不求人,机会来了他全力争取,但从来不去与任何人争。

宁峰在学习上是一个思考力很强,自学能力很强,善于探索的学习者,这是他成才的重要因素之一。他在生活和艺术上,一旦他认可和欣赏的东西,他都能去学习和掌握。宁峰学东西有明确的目的,学习过程中,对于学习的规格要求极高,所以学到手的都是最精的。

和所有生活在相同社会环境下的人一样,他也曾经缺失过作为一个国际水平音乐艺术家应有的综合文化和国际文化视野。但是,他悟性高,虚心好学,造就了一个今天的宁峰,一位成熟的国际水平小提琴演奏艺术家和有文化底蕴的出色音乐家,而这一路的艰辛只有他自己体会最深,外人是难以知道的。旁人看到的是他在艺术上的不断自我完善和在生活上的一步步高升。我们很难听到宁峰说了什么,但是可以看到他做成了什么,并且是做完了,别人才知道。今天,他更是如此。

宁峰的成功,说来话长,我个人归纳为以下几点:

(1)对音乐持久的热爱,将音乐作为一种信仰,将音乐事业作为一种生活方式。

(2)现实生活的磨练,良好家庭的家教,遇到了能教知识又能育人的好老师。

宁峰学琴没有东拜名师,西求名家。如果我没有搞错,从他启蒙老师文有信老师开始,之后就只有胡惟民教授、胡坤教授、梅纽因(只是上过几堂课)和到德国深造后师从的Antje Weithaas,中间有与一些不同的老师试过课,不合适,他就礼貌地离开,不会碍于面子浪费时间。胡惟民教授和胡坤教授对宁峰在小提琴演奏艺术上的教育应该是最重要的。很难得的是,二位胡老师很有胸怀,没有把宁峰锁在自己的门下霸占着教。

我曾经亲自这样问过胡坤:“ 宁峰离开你去德国找别的老师学,你会不会有想法?” 胡坤回答:“ 我教学生的原则是一个字——请!达到了跟我学琴的条件了,想来学的,请来!想离开我另找别的老师,请便!我只是在学生跟我学期间,全力将他们教好。我的学生中有很多在重大小提琴比赛获金奖的,帕格尼尼比赛金奖就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宁峰。我不会把学生锁在我这里,他们需要开阔学习视野,哪天他们再回来找我上课,我依然是——请来!”

宁峰对老师和对他认为值得尊重的人,都是很尊重的。他为人处事的是非观念和道德意识非常强,而我所知的两位胡老师也没有因为宁峰在学习和事业发展上的独立而有什么不愉快,总是以宁峰的进步和成就为骄傲,一直保持非常好的师生关系。生活和学习上,宁峰坚定了一条人生信念:不靠钱,不靠关系,不在乎表面是否光鲜,只靠学习、实力和智慧!动手不动口,不与人争论,一切台上见分晓,一切生活中见输赢,先做好人,再成事。

(3)对所学东西的认识,虽然是渐进和由低到高,不断自我否定又肯定,再否定再肯定,但是学习规格上一直高标准要求自己。

艺术就是精益求精的行为,否则就不是艺术。宁峰的学习和努力一直以来都是一种真正的艺术行为。我们都知道提琴是最难演奏的西方乐器,尤其是小提琴,不像键盘乐器那样,只要琴音调准,演奏者琴键没有按错,就不会出现错音或音准问题,而小提琴的音准每时每刻都在挑战演奏者,即便是海菲茨也是不例外。演奏小提琴,音准和其他失误难免,不可能存在100%的准确,而宁峰在学琴和演奏上,潜意识里给自己的要求就是演奏必须零失误,至于演奏时能实现多大的精度是一回事,但是他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宁峰以CD里剪辑后的精确演奏作为现场演奏的标准,他一直这么做,只是没说而已。宁峰听唱片,从唱片上学东西,不是没有头脑地模仿,而是通过模仿来分析、思考和学习,最后他学得超过了他学习对象的演奏水平(大部分情况如此)。学到什么一个规格算好,他的标准极高,也清楚,做到了就演奏,不自我吹嘘,不参与评论,只做只听,不说,不参与他人争论。我说的这些都是我目睹的事实,丝毫不是我杜撰和想象出来自嗨的。

(4)宁峰很谦虚,一种为人处事上的谦虚,而内心不服输,并且是很争强好胜,只是他争强好胜是以无声的行动出手。

这一切,都是这些年我在远离他的地方仔细观察到的,我这里有列举不完的真实例子,只是为了不给宁峰和他人制造矛盾和是非,不具体说出来。2004年,宁峰还在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读书时,我协助他在天艺唱片公司录制出版了一张专辑,那时宁峰已经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对于这张专辑的制作,宁峰实际上是不满意的,但是出于感谢我的支持,他在很多方面无奈地妥协了,他没说,我心里却很清楚。即便如此,他录制的这张专辑在今天听来也是演奏水平很高的精彩录音,依旧在畅销。录音完成后,随即在广州星海音乐厅举办了一场独奏音乐会,音乐会非常成功,听众欢呼声一片,很多小提琴师生前来聆听,并到台后热情祝贺,由衷赞赏和肯定了宁峰的演奏。

音乐会后,星海音乐厅官网上的听众聊天BBS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论,好事者用小提琴家李传韵来与宁峰比高低,引起我与对方一场激烈的争吵,最后宁峰出来礼貌地说了一番话,平息了双方的争吵。宁峰尊重所有同行,从未在我面前八卦过任何同行小提琴家,他只说自己想做什么,不去评价别人做什么。至于宁峰如何看自己与李传韵的演奏,我从未听他说过,他历来都不与我谈论他与别人演奏比较的话题,我提及他就不应和。在我看来,李传韵和宁峰都是极其出色的小提琴演奏家,完全两种不同的风格,无可比性。他俩后来认识了,也彼此欣赏和相互称赞,关系也很好,没有受好事者是非话语影响他们的关系,我后来也成了传韵的知己和密友。他俩真的都是很善良和单纯的音乐家!

墨迹晕染分割线

宁峰是语言的矮子,行动的巨人。这一点我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在星海音乐厅音乐会之前几年,有人说蒂尼库的《连顿弓霍拉舞曲》在中国只有XX小提琴演奏家能够演奏下连顿弓,并与海菲茨一比高低,宁峰很快把这首曲子练了下来,并且他的下连顿弓远远超越了这位中国小提琴演奏家,事实上也超越了海菲茨的演奏,谁不信,可以去比较。海菲茨和那位中国小提琴演奏家演奏这首曲子时用的下连顿弓,发音颗粒性、结实度、干净程度、均匀程度和音准,特别是速度等方面都不如宁峰演奏得精确和精致,速度比宁峰慢很多,更绝的是,宁峰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从弓根开始下连顿弓的演奏者,弓根开始连顿弓,这几乎是不可能演奏好的演奏。我并非是要用这个比较去抬高宁峰,说他的演奏全面超越海菲茨,我只是就这首曲子中的连顿弓演奏进行比较,说明宁峰的学习精神,事实证明宁峰的下连顿弓超过了海菲茨的演奏,这个,内行自己可以去比较。

在这之后,只要是宁峰看到某演奏家在某方面技术有所长,他就去学习和挑战,永远把别人的长处作为学习的目标和检验自己演奏的新标准,他挑战的目的就是别人做得到,自己也应该做得到,最好能超越别人,做得更好。事实上,他就是超越了别人,做得更好了。

具体例子太多,我们就用帕格尼尼《第五随想曲》与任何名家的演奏相比即可心服口服。几年下来,宁峰依依攻破了一个个自我设定的挑战,赢得同行演奏家对他精湛演奏的认可和由衷赞叹,以至于与他在生活和艺术上有分歧的人也不得不认可他在演奏技术上突飞猛进的自我完善和音乐艺术上不断的变化与升华。

宁峰以下在音乐会现场返场加演的这首帕格尼尼《第五随想曲》,无论是演奏技术的精湛程度还是音乐上的生动表现,已经是举世无双。他演奏时使用了帕格尼尼本人演奏所使用的变态原始弓法,这是很少有演奏家使用的弓法。这首曲子首先难在第一段快速琶音乐句上下翻飞时左手按音的发音准确性,其次是在演奏这段音乐时右手运弓的稳定性(起弓和收弓的稳和干净),发音必须清楚干净,整个演奏犹如芭蕾舞演员或体操运动员的高难快速动作,动作轻巧清楚,起落稳如磐石。

原始弓法是指第二段16分音符的快速跑动乐句,每小节4组16分音符的音群,前两组是三连跳加一断跳,后两组是四连跳,以极快的无穷动演奏。这一段,如果使用帕格尼尼的原始弓法演奏,很少有可以做到不拉混淆的,所以大部分演奏家选择用分弓跳弓演奏或四个音一组的连跳,这样就没什么难度了,即便有演奏家使用原始弓法,也把速度放慢演奏,而速度一慢,音乐的灵动感就消失了,如大舌头人绕口令似的,很难听。宁峰的演奏,每个音,发音如此准确,如此干净,原始弓法清清楚楚,速度还快过很多使用分弓演奏的演奏家,并且比分弓演奏还清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腾讯视频或优酷视频上将里奇、阿卡多、马科夫、明茨和卡瓦科斯等名家演奏这首曲子与宁峰的演奏进行比较。

宁峰获得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金奖后,在Channel Classics唱片公司录制了三张挑战小提琴演奏技术极限的作品,就我所知,他录制完了小提琴曲库中所有最难演奏的炫技作品(有一些可能还是第一次录音),每首都演奏得技术如此精湛,音乐如此自然。到了这一步,宁峰依旧是从前的宁峰,对自己不吹嘘,对别人不评价,只听只做,不回避来自任何方向的新挑战。

宁峰在Channel Classics唱片公司最近录制的全套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和帕蒂塔组曲不久就上市了,还有几周前录制的埃尔加的小提琴协奏曲、Finzi的小提琴协奏曲及帕格尼尼小提琴协奏曲等。宁峰自己心目中的事业目标和生活目标,终点在哪里,我不知道,我们多年没有联系了。我不知道他的目标是什么,我只看到了他学习和努力的过程,演奏艺术变化和成长的过程和接连取得的一个个成果,就如我们看虔诚的藏族佛教信众向着心中的圣地磕长头,不知道他们的终点在哪里,只知道他们的虔诚和他们抵达心目中的圣地后的喜悦。宁峰的奋斗一生就如磕长头的藏族佛教信众信仰的一生。

宁峰的音乐审美之我见

在我的记忆和观察中,宁峰从小就建立了自己独立的小提琴演奏和音乐艺术审美,但又没有一成不变,而是随着自己的成长,随着自己学习的进步、随着自己各方面视野和认识的提高在不断变化与升华。对于别人对他音乐审美上的各种说法(也包括我对他音乐审美上的不同看法),宁峰从来不正面回应。与他音乐审美相悖的,他不去争辩,他认为有道理的,会默默去思考、探索和学习,并从他的演奏中不断反应出来,但是音乐是什么,音乐如何表现,小提琴如何演奏,他绝对是坚定自己的认识和审美。

我曾极其偏激地欣赏宁峰帕格尼尼获奖前的演奏,那种生龙活虎的演奏,那种自然和随性的威猛音乐表现,在后来的多年里,宁峰开始往内心收,我不是很习惯,觉得他从前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东西没有了。宁峰与我没有在这方面有任何直面的交流,我也从来不去问他,我开始关注其他我更欣赏的那些“野性”演奏风格小提琴家们的演奏。按理说,以我与宁峰从前的友谊和交往,我应该是他最忠实的粉丝和支持者,我应该经常撰文介绍他和推广他的演奏。但是,他与我都不会在做人做事和对艺术的审美方面向对方有任何妥协,这也许是我俩的相似之处。

今天这篇文章是我认识宁峰以来第一篇认真写的关于他的文章,并且还根本算不上是宣传他的文章,而是我自己在自言自语谈我对宁峰的重新认识。

2008年之后,我与宁峰几乎就没有联系和交往了。我从之前的近距离了解宁峰变成了远距离聆听和观察。这些年来,他在生活和艺术上的事,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知道一点也是从别人和网上了解到的。没有联系,不等于我不关注宁峰,反而让我可以站在一个更中立的角度,既主观又客观地观察和聆听他的演奏。我认真一遍又一遍听完了他所出版的每张唱片,听完了我在youtube和国内网上所能找到的他的演奏视频,也去听了他在国内不少音乐会,很多时候他并不知道我去听他的音乐会,听完了我就走,也没去后台。我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宁峰突飞猛进的变化,尤其是近来三年的变化,惊人!

宁峰今天的演奏与20年前比,与10年前比,已经不能同日而语。演奏技术,在我听来已经是登峰造极,真的是当今无人可及(如果全面性地比较而不是只比某一个技术)。这话放出也许会招来很多人的质疑,但是,比较后,就知道高低与优劣的区别在哪里,演奏技术比较是可以识别和量化的。音乐上的处理,这的确无法比出一个高低和优劣,只能比音乐审美的底线,无法比艺术标准及艺术标准的上限在哪里。技术不是艺术,但是没有技术,如何来谈表现音乐艺术?在演奏艺术上,技术和音乐是有机的整体,不能分割的。宁峰今天的学习和演奏,是在音乐中去学演奏技术,是为乐表现音乐去使用用技术,不是在演奏层面上孤立地去玩技术。

宁峰的小提琴演奏技术究竟有多好,好在哪里?

小提琴演奏所涉及的技术非常多样和复杂,在某单方面技术的好是无法让整体演奏好的,就好比要一台电脑运行速度快,必须是整体核心元器件运行速度同步快才能达到整个电脑运行速度快,是一个道理。

先说宁峰的音准。学音乐是从耳朵开始学的,耳朵不灵,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奏家和音乐家。音乐是时间和声音组合的艺术,全凭耳朵去识别,去探测后输入给大脑。耳朵是捕捉音乐的雷达。一个音乐家的音乐感悟力高或低,首先就取决于耳朵听音的精确度(音准、时值、音色、强弱等等),耳朵识别的音准和音色是什么样的,大脑里记忆和输出到嘴里和手上的就是什么样的。音乐是耳到,心动,手到的艺术。

宁峰从小就懂得聆听,并在一路学习过程中打造了一双无敌的耳朵。很多学西方音乐的人,音准听力精度是建立在12平均律基础上的音准精度,而小提琴上的音准是可以再精确的,可以演奏1/4甚至1/6的微分音,再说,乐理上的音准与音乐上的音准是有微妙出入的。

在小提琴演奏上,孤立的一个音不存在准或不准,只有在音乐表达中前后音的音乐关联中才有相对准和不准(更精细的音准而言),而这一切,首先取决于心里对音准的认识和耳朵的识别能力,然后再由耳朵把听到的音送到大脑里去指挥手指演奏或嘴巴唱出。

钢琴上相邻的两个音是12平均律律制下的半音关系,而在小提琴上可以把这半音再按微分半音细化下去(1/4音quarter tone只是微分音的一种,理论和演奏上都可以在细化)。用12平均律的音准来要求小提琴上的音准,很多时候在音乐运动中就是不准的,而如果用1/4、1/6甚至1/8的音准精度来确定12平均律下的每个半音音准,那就可以非常准,或者说有一个更精准的参照。这好比用1000倍的放大镜来看500倍放大镜能看到的东西可以看得更清楚,就这个道理。

宁峰拥有一双无敌的耳朵,对音准、音色、时值、力度的细微识别超强,我感觉他是以听微分音音准的耳朵来矫正自己演奏12平均律下音准的音乐。音准的精确度越高,产生的自然泛音就越多,声音的振动就越充分,声音的穿透力就越强。宁峰的发音细如蚕丝,硬如钻石,美如百灵鸟的婉转的鸣叫,这与他左手按弦的音准精确度和右手运弓的精稳度有直接的关系。

宁峰的右手也是控制自如和精稳的,他的极慢运弓没有虚音或沙哑音,无论什么力度演奏,声音都是结实和圆润的,弱音有骨,强音有肉,再快的演奏,每个音的质量不比慢奏的音质差,都那么精准和完美,要颗粒有颗粒,要有如歌的流淌有如歌的流淌,每个音的时值都抵满,每个乐句都撑到底,而句子与句子的连接又是无缝的,犹如流淌在鹅卵石上的流水,音断乐不断,句段而气不断,让其整个演奏远可听演奏的气势和音乐气场,近可听微妙的精准细节。宁峰在小提琴演奏艺术上的精湛程度得益于他无敌的耳朵这个音乐雷达,其次是反应神速的CPU音乐大脑,最后才是训练精确如瑞士钟表运行的双手。

宁峰的小提琴演奏艺术究竟好在哪里呢?简言之,那就是好在练就了一双听1/8微分音音准的耳朵来听别12平均律,用最微小的拍子来计算最大拍子的精确度,而这一切已经从多年的理性学习转化成了自然的精确感性,其次就是在演奏技术的精确和精致要求上,从意识要求上超越了所有演奏家,然后自己努力尽力靠近心中的要求。音乐诠释上,耳听八方,谦虚和认真学习,演奏出的音乐只源于自己的心和自己的理解。这种学习能开放,表达能自信的能力是成就宁峰今日艺术成就最重要的东西。

宁峰2017年2月与英国利物浦爱乐乐团合作演奏英国作曲家爱德华·埃尔加《小提琴协奏曲》第二乐章片段(此视频下载自宁峰所属音乐家经纪公司Intermusica分享在youtube上的上传视频)。
请留意宁峰演奏慢弓时的发音质量。宁峰的慢弓犹如一根垂直流淌的油柱那么柔滑而有平稳,这应该是小提琴慢弓的最高境界了。

一个音乐家的艺术审美与其成长环境、生活方式、学习方式、人格和性格等诸多个人因素有密切的关系。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就是其思想和生活的呈现。宁峰在音乐审美上可贵的是始终坚守自己内心的感受,心里感受的是什么,演奏出来就是什么,非常真实和自然。音乐艺术也是感性和理性高度结合的艺术,宁峰的小提琴演奏艺术已经达到了感性和理性近乎完美的平衡。即便是到了今天这极高的艺术境界,他的演奏和音乐表达方式还在变,只是越变越精细和微妙。宁峰今天的演奏,也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与他人喜欢不喜欢无关。我更好奇的是,如今37岁的他,还有很长的演奏艺术生命,下一步他的艺术发展空间在哪里?从前超越别人,那是看得到别人的优势,如今他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时候,只能去挑战自己想象中的演奏完美和想象中不一样的音乐诠释,剩下孤零零的自己挑战自己,也许他的名字宁峰命中注定就是要让他宁可自己登峰造极,也不与他人比高低。

当一个艺术家真正进入自己挑战自己的境界时,也许就是朝着演奏大师的方向去攀登了。明天的宁峰将是怎样的一个宁峰?我继续如从前一样,远听远看,拭目以待。

宁峰从来不在朋友圈和任何场所分享他的演出信息。我这里公布一下他近期在中国的演出,这还是我昨天到他的经纪公司网站(http://intermusica.co.uk/artist/Ning-Feng/reviews)上找他的照片时才看到的。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