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鹰,他的歌你一定会唱!
发布日期: [2019/5/20]  人气指数: [556]  

    周六夜,怀旧夜。在市人民会堂上演的“鹰交响”——李海鹰流行交响音乐会,带人们重回旧时光。旧日的情感、旧时的生活、嵌入时代的旋律,与记忆交织,翻滚回响、萦萦不绝,这是李海鹰创造的音乐力量。
    据说许多熟悉他的旧相识看过音乐会,都忍不住泪眼婆娑:他们面前的这位老友,立于舞台之上,挥舞着指挥棒,犹如魔法师般开启时光倒流之门,那一刻他们捕捉到一股得意的劲头,解说曲目的寥寥数语间的高亢,那是一个时代记录者自然流露的骄傲。
    这场作曲家李海鹰首度执棒青岛交响乐团的演出,注定只有一位主角,且风格成谜。你无法把握他跨越地域的多变曲风,正如你不能判定他究竟归属于交响抑或流行的群落。李海鹰,这个名字也许从来不会被想起,但他的歌,你一定会唱,永远也无法忘记。


“流行在变,风格在变,我保持一点不同”
 
    上世纪80年代初的广州,中国流行音乐的启蒙地,港台风先行登陆,此时的李海鹰也从乐团的一名小提琴手迈入流行音乐大潮中。1983年他为唱片公司写歌,很轻易地就击退了其他竞争者,在“一块砖砸到三个人、两个都是搞流行音乐”的广东,以后许多年,他都感受到这种“轻易”。
    从被刘欢演绎成代表作的 《弯弯的月亮》的婉约到韩磊《走四方》的不羁,从《七子之歌》的至简到潘长江《过河》“二人转”风的诙谐,从叶倩文演唱的 《我的爱对你说》,到让孙俪从演员到歌手完美嬗变的《爱如空气》,李海鹰在不同地域曲风中辗转腾挪,绝不雷同。他也被称作造星作曲家、明星背后的明星。
    而这中间最接近其音乐本色的作品,李海鹰坦承,还是《弯弯的月亮》。他视它为最美丽的珠江三角洲图画,是他几十年广州生活的情感堆积,这样寄情于景的描摹原本与古典诗词一脉相承,并不新鲜,但在流行音乐的西北风刮得正盛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却是个异数。
    偏偏在西北风将要刮过之时,《走四方》又横空出世,作为一个电视剧的主题歌,和由李海鹰作曲的《外来妹》中的主题歌一样,演绎记录了最深刻的时代场景故事。看似紧跟潮流,却又每每与流行不那么合拍的李海鹰,似乎总能轻易博得主流大众的喜爱。
    “流行音乐和时装、美食一样,离我们的当下生活很近,不可或缺,它的风格和样式变得很快,而且一直在变。”李海鹰说,面对潮流的变迁,我保持一点不同,那就是创作出发点的不同。“我一直觉得我是作曲家,我是去创作音乐,去主动跟某些人对话,很多人以歌星为中心来创作,我的歌,并非为某个歌手量身打造,《弯弯的月亮》也是这样。对我而言它不是一个商业模式中的一个工种,我在创作我要创作的东西,一直以来都这样。”
或许正是源于此,李海鹰无法重复自己,在《弯弯的月亮》获得广泛认可之后,很多人认为他应该再写十首这样的歌,但李海鹰做不到,因为在他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更高的作曲家身份的出发点,“作曲家是要记录一个时代,要留下些痕迹。几十年回头看,能看到我自己的一种努力。”


“中国也要有自己的‘现代派’,培育一群新的‘发烧友’”

    在李海鹰人生的第40个年头,他离开广州北上京城,理由很直白,“当时的北京比较符合我的口味,挑战性比较高,我是去寻找对手的。”北京给李海鹰更多机会尝试新的音乐样式和内容,这位昔日从古典乐团出走的小提琴手,以流行音乐翘楚的身份,贯通南北音乐势力,让古典与流行再度发生碰撞。
    周六的那场打出“流行交响音乐会”概念的演出,昭示李海鹰的“野心”。
    即便是没有看过电视剧 《亮剑》的观众,也能感知到交响乐团奏出的剧中主题曲的情节感染力。同样的,当流行音乐以管弦乐的方式重新演绎,它所释放出来的音乐趣味,在观众那里不会减少反倒增多了。李海鹰欣喜于交响音乐会上爆发的不绝于耳的掌声,同时也感受到观众群体发生的变化,“他们不再是只听贝多芬、勃拉姆斯、马勒的那一群人,而是一群新的‘发烧友’。”而今天身为作曲家的他所致力于培育和创造的,正是这样一个“新古典”的世界。
    社会的发展,必然带来音乐类型的日趋多元化,歌剧、交响乐、音乐剧,都在求新求变,古典与流行的融合已经发生。李海鹰提及美国的辛辛那提交响乐团和波士顿交响乐团,流行交响音乐会,早已是这两支美国老牌古典音乐团体打造的另一传统。人们会发现他们在周末或节日换装,变身流行乐团,主打的是电影配乐、百老汇音乐剧和爵士曲风。在维也纳,人们最终还是把施特劳斯家族的古典流行时尚,变成了它的音乐象征。“中国也要有    属于自己的 ‘现代派’。”他相信中国的音乐文化,它的品种,品质,繁荣程度,终究会超越美国,引领全球。


“从古典到流行再重回古典,我一定不墨守成规”
 
    2007年,李海鹰才又开始正式学习古典音乐,从古典到流行再重回古典,他称之为对年少梦想的一次回归。2012年,他去了维也纳,一连听了几十场音乐会,他向记者讲述西方音乐的现状:通常所有乐团的票都会提前全部售罄,票房看似了得,他却发现,实际上,维也纳的四大古典音乐剧场,大部分观众都是老年人,“那情形就好像60岁以下的观众不让入场一样。”在李海鹰看来,与其说这些老人家是去听音乐会,不如说他们是去“朝圣”,去保护属于他们的日益式微的古典音乐文化。
    在维也纳,政府部门要给予40%到60%的补贴扶持这些主打古典乐的剧院,而剧院自己也会推出三到四欧元不等的超低价站票,只为鼓励更多年轻人走进剧场聆听音乐会。李海鹰说,“中国有一个突出的好现象,那就是交响乐和歌剧的观众普遍很年轻,他们成为音乐未来发展的希望。亚洲古典和流行音乐兴起的第一大演艺市场,现在在日本,中国有望是下一个。”
    “我在北京,可以尽情去挑选适合我的老师,一上课觉得不行,就马上再换一个。”李海鹰始终在学习和吸纳新的东西,他说,“我肯定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很多的手艺都是后来不断学习得来的,以后还要接着学。”
    他透露目前正与一个交响乐团合作,即将推出一部新作,用现代交响乐的形式来解读禅宗,“这就像是西方的安魂曲,我们也尝试用音乐诠释属于自己的文化传统。”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