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展现出瓦格纳最富争议性的一面
发布日期: [2019/7/13]  人气指数: [956]  
「今日荐书」瓦格纳是一个全才,集诗人、剧作家、指挥、作曲家、美学及音乐理论家于一身,他的歌剧具有较强的哲理性。瓦格纳致力于将各种艺术形式重新回归到一种自然和谐的联系中去,在此基础上发展一种综合艺术,他把这种艺术形式称之为“整体艺术”。本书中的瓦格纳不是一个位居于西方音乐史高位的音乐家,作者展现出他富有争议的一面供读者品读。


《超越善恶的瓦格纳》

约翰·迪思里奇依据最近的研究成果,对理查德·瓦格纳提的作品提出批判性观点。关于这位西方音乐经典中最有争议的作曲家,本书并没有回避那些不大光彩的事实。

约翰·迪思里奇对瓦格纳所做、所说和所写的研究都具有权威性。他从那些鲜为人知或是耳熟能详的资料中搜集写作素材,包括迄今很少被人提及的信件和日记,以及以前未发表过的音乐小品。

与此同时,迪思里奇认为,对瓦格纳的真实评价并不在于轻易指责他许多挑衅性的思想行为。相反,我们可以从他最好的舞台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和《尼伯龙根的指环》中找到现代世界的问题和我们在现代世界中的处境。

关于瓦格纳的争议不会消退,作者迪思里奇并没有轻而易举地将瓦格纳置于西方艺术传统“经典”的高位之上,相反他建议我们应直面瓦格纳的争议并超越它们,对瓦格纳最终取得的成就进行全新且引人入胜的评估。

尼采与瓦格纳之争

尼采对瓦格纳所做的最后清算是在1888年,是他思想生涯的最后一年,在一年内完成了《瓦格纳事件》和《尼采反瓦格纳》两本著作。其时瓦格纳已经去世五年了,尼采为何还要对他纠缠不休、穷追猛打呢?我们知道,自1880年代中期以来,尼采的思想境界已经完全不同于1870年代了,他已经通过重估一切价值的努力,构造了以“权力意志”和“相同者的永恒轮回”为核心的形而上学哲学体系,从而对人生此在有了新的理解,对“现代性”问题有了更深的哲学洞察。

现在,尼采把瓦格纳视为现代性的一个典型案例,认为瓦格纳总结了现代性。在此意义上,尼采可以说,音乐家(艺术家)倒是少得了瓦格纳的,相反,哲学家则是绝对少不了瓦格纳,根本避不开瓦格纳的:“为了破解现代灵魂的迷宫,哲学家在哪里能找到一个比瓦格纳更知情的向导,一个比瓦格纳更雄辩的灵魂专家呢?通过瓦格纳,现代性说出了它隐秘的语言。”

现代性的根本问题,尼采把它概括为“颓废”(décadence)问题,善恶之类的价值问题只不过是由“颓废”问题衍生出来的。而瓦格纳就是一位典型的“颓废艺术家”,瓦格纳艺术是病态的“颓废艺术”。尼采说,瓦格纳的艺术以最诱人的方式混合了今天大家极为需要的东西,那就是衰竭者的“三大兴奋剂”,即:“残忍”(das Brutale)、“做作”(das Künstliche)和“无辜”(das Unschuldige)。尼采把这三者视为现代灵魂的三个倾向,而瓦格纳音乐正是迎合这种病态需要的,本身也构成一个现代性的典型病例。

在尼采看来,满足现代病态官能的瓦格纳音乐不再是一种真诚的音乐,而是一种“表演”了。瓦格纳成了现代艺术的第一个“演员”或“戏子”。艺术的真诚性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尼采由此看到了一个重大事件的发生,即所谓“音乐中演员的升起”。在这个时代里,“唯有演员还能激起大热情。因此,演员的黄金时代来临了,演员及其同类的黄金时代来临了”。

本书目录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