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生门之问,抵达摇滚之海——谭盾音薬周点燃时尚青岛“音乐之魂”
发布日期: [2020/7/27]  人气指数: [658]  

谭盾音薬周完成最燃演出,“音薬”概念治愈“割裂”之伤。

为期五天的谭盾音薬周7月24日落下帷幕。继前半程《有机音乐之夜》、《关于樂与藥的演讲》之后,后半程的谭盾走向钟摆的另一端:视觉音乐《武侠·复活》带观众重温了他的“武侠”系列作品,《交响摇滚·巴赫宇宙》实践了杭盖乐队与青岛交响乐团的“融合”,以掀翻屋顶的躁燃气势为音藥周收官。正如谭盾反复强调的,此次疫情让每个人体验到了隔离,进而造成了一系列的割裂;音乐跨越艺术门槛、语言隔离,实现了在自然恩泽、国学国术、侠义世界、摇滚巴赫之间的自由穿梭,试图完成心灵的治愈和弥合。谭盾表示,“全世界正在看着青岛,我们一定要把青岛永远的时尚、活力浪漫呈献给全人类。”

罗生门之问

此次谭盾音薬周,7月23日晚间的实景视觉音乐《武侠·复活》筹备了两周,广东、青岛两家电视台现场拍摄,准备在西海岸打造一场盛大的演出。谭盾介绍,西海艺术湾准备了24条船,结果7月22晚间一场暴雨,大部分船被打沉,气候突变导致演出挪到青岛美术馆举行。谭盾兴致勃勃介绍自己的预想,《武侠·复活》由小提琴吕思清、大提琴朱琳、钢琴张橹联合完成,“三重奏代表了生命的坎坷,我的设想中,海浪咆哮着问三重奏一个问题:生命的驱动力何来。这就是‘罗生门之问’,同一个问题,三重奏三个答案。”谭盾给出了自己的解读,“第一个回答的是钢琴,钢琴代表《夜宴》里的周迅,钢琴的回答是‘我用所有报答爱’,即使这爱回不来,我还是爱着。第二个由小提琴回答,代表《英雄》里的张曼玉,‘我爱着,但是我没有爱成’。第三个是大提琴,代表《卧虎藏龙》里的章子怡,‘我要把自己融入山河’。大海的回答是什么?大海说,既然你们三个人回答都不一样,都回人间再爱一次,为人间多注入一些爱。”

《武侠·复活》让乐迷重温了经典时期的谭盾,三重奏之间的问答不仅是音乐,更有角色的代入,结合了文学、哲学和电影艺术,让乐迷感受到了多重的意蕴。谭盾表示,这是一部全景音乐剧的设计,原本就是为了配合海景、船景等实景演出,现场感受大海与音乐的应和。他强调,“下次,我们一定再去西海岸。”现场掌声雷动。

青岛遇见时尚触媒

谭盾无疑是一道触媒,激发了“音乐之岛”的时尚层面。此次音薬周,吕思清、林喆、韩妍等青岛籍音乐家受邀合作,演绎了多部谭盾作品。谭盾把吕思清称为自己特别钟爱的大师,而吕思清接受采访时表示,谭盾早早向自己发出了邀请,“谭盾和我特别熟悉,我们在海外有过很多次合作,他特意把音乐周改成‘音薬周’,切合今年的情形。”此次青岛之行,吕思清带了两把小提琴演奏谭盾作品,一把纯黑,一把亮棕,像是分别契合《英雄》里的梁朝伟、张曼玉,琴韵与画面结合紧密。

打击乐新秀林喆参与了《有机音乐之夜》,担纲演绎谭盾《大自然的眼泪》。谭盾说,这部作品上周五自己才写完,周一晚上林喆就搬上了舞台。《大自然的眼泪》结合了马林巴、定音鼓等多种乐器,林喆介绍,这部协奏曲第一乐章“夏”主打定音鼓,第二乐章“秋”主打马林巴,第三乐章“冬”为打击乐合奏,“为什么没有‘春’?因为谭盾创作这部作品时延续了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林喆介绍,自己12岁赴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在德国留学时遇见了到斯图加特巡演的谭盾,“我在后台把我的打击乐演奏资料给了谭盾大师,他听了后很认可,于是我就幸运地得到了合作机会。”据悉,林喆今年还将与小提琴大师林昭亮合作,把小提琴、打击乐二重奏带到青岛。

当摇滚遇见巴赫

《交响摇滚·巴赫宇宙》还在排练过程中,乐手们就纷纷发朋友圈,用排练片段展现这场演出的震撼感。杭盖乐队成员身着蒙古长袍,马头琴、电吉他组合气场十足,在高起的舞台与交响乐应和,草原摇滚与乐池里的巴赫形成宏大的交响。《巴赫宇宙》《巴洛克轮回》加上草原味道的《酒歌》《花斑马》,让古朴庄重的人民会堂舞台变成肆意奔驰的音乐草原。摇滚与交响乐结合,也是谭盾钟爱的混搭模式,他说:“摇滚永远在和社会对话,永远在叫板,它触动了社会的进步,而交响乐队常常是维护着两三百年并且一直延续到现在的传统。我们常常忘了一点,在音乐史上,贝多芬,柴可夫斯基,斯特拉文斯基等每一个作曲家与交响乐的合作都拥有摇滚精神。他们永远在跟当代社会对话,永远在触动当代社会的进步。”

杭盖乐队被谭盾界定为“拥有独立精神、独立语言的中国最好的摇滚乐队”,他们曾担任电影《寻龙诀》的配乐,作品里充满粗犷野性的草原因素。杭盖乐队表示,这是乐队疫情后第一场演出,成员们非常期待。青交乐手们介绍,此次合作新鲜感十足,作品难度不大,重点是破天荒第一次与摇滚乐合作,激发出古典乐中活泼的一面。“乐手排练后纷纷感慨,交响乐竟然能这么玩。”乐团工作人员表示,之前谭盾曾在人民会堂上演过《手机交响乐:风与鸟的密语》,“上次谭盾让观众用手机铃声参与到演奏中,已经让乐团大开眼界了。这次演绎的巴赫作品是国际乐坛常见的题材,乐迷大多听过《完全巴赫》等著名的音乐演出。然而让巴赫跟摇滚碰撞,谭盾确实创作了属于新时代的音乐节奏,让乐团和观众感受到了新的音乐时尚。”

评 论      

载浮载沉之舟

7月23日晚间,谭盾原本在西海岸准备了24条船的实景,用于演绎他的《武侠·复活》。突如其来一场暴雨,24条船沉了19条,《武侠·复活》挪到青岛美术馆举行。不过谭盾仍然谈兴不减,他挺着扭伤的脖子说,《武侠·复活》前三个乐章代表了周迅、张曼玉、章子怡的出场,整部作品代表了未来在审判三位女主角——可惜,她们三个没能来现场。

此次青岛音薬周,乐迷充分领略了谭盾公开、开放的态度。前三场基本上属于免票演出,现场很多观众是临时得知消息,揣揣然进门,发现谭盾就那么简单直白地交流;大部分剧场严禁观众拍摄,而谭盾演出现场他比别人拍得更投入,在1907电影博物馆演出《4分33秒》时,他跑到观众席拍摄大家惊愕、茫然、释然的多种表情,把这种现场反应当做演出的一部分。

从首届谭盾青岛音乐周开始,对于这位享有国际声誉的音乐家外界一直有不同的声音。2020青岛音薬周,第一场的曲目最为先锋,最有颠覆性,观众很难理解上海打击乐演奏家荣辰初的《水乐》,理解不了空洞玻璃管在水盆里发出澎泓。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彭锋认为:“20世纪后半期的艺术理论告诉我们,某物是艺术,既非取决于它的物理特征比如漂亮,也非取决于我们的心理状态比如愉快,而是取决于它是否经过了必要的程序,进入了它所属的世界。”谭盾音乐解构了日常的水、纸、风等元素,也进入了一个新的艺术模式,观众能否理解这一创作程序、进入它所寓意的艺术世界,要看他能跟谭盾走多远,毕竟同一场暴雨,19艘沉了,还有5艘挺住了。

与首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青岛美术馆举行的《武侠·复活》视觉音乐演出。《卧虎藏龙》熟悉的旋律一出来,观众的心理被熨平了:这是我们熟悉的文化符号,也是我们熟悉的音乐路径。《交响摇滚》更是堪称近年来最火爆的交响乐演出,前排观众几乎感觉到杭盖乐队马鞭扫来的草原鞭风。青交张国勇总监一直赞叹谭盾对巴赫创新性的化用,“谭盾的脑子一秒钟都不停的,一直都在创新,从来不重复自己。我在上海看过他的《水月堂》,选了一个旧粮仓,地面挖了一层,引来河水。演员们在河水里拉琴跳舞,舞台上突然门打开,小小水池其实连通着一条大河,打开门望出去河水正好在月光底下,这边演奏着巴赫,对面山头灯光突起,和尚道士在诵经,这个效果很震撼。”上海粮仓的巴赫也好、人民会堂的巴赫也好,殊途同归。

按照社会学的理论,文化市场就是将个人身体中的文化资本转变为真正的资本,并遵守资本的普遍逻辑。青岛音薬周这五天,也是谭盾与青岛文化资本勾兑的五天,从文化景点、艺术园区和艺术院团,谭盾激活了沉淀的时尚元素,让观众感受到丰富的可变性。理解这四场演出,理解了24条载浮载沉的小船,就理解了张国勇总监的那句断语:“谭盾是条能带着我们出海的大船。”

                          

                                                                     供稿 青报全媒体记者 米荆玉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