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交响乐团参加省重点舞台艺术力作话剧《孔子》演出
发布日期: [2020/9/30]  人气指数: [202]  

9月28日晚,由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出品,著名艺术家张继钢担任导演,山东省话剧院倾力打造的山东省重点舞台艺术创作项目——话剧《孔子》,在山东省会大剧院成功首演。

话剧《孔子》由“君子”“进退”“为政”“去国”“见南子”“困境”“渡河”“彼岸”8幕构成,用三个小时的舞台艺术,热情赞颂了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孔子,以浪漫的笔墨与高古的格调,生动塑造了一位多难的圣人,以思接千载的视野书写一部壮丽史诗,以视通万里的格局描绘一幅恢宏画卷。作品着力表现圣人孔子多难的一生,歌颂孔子矢志不渝追求理想、“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境界。该剧融合了音乐、舞蹈、诗歌、绘画、戏曲、雕塑等多种艺术元素,充满了超现实主义的诗意。

如何以今人的视角阐释发生在两千多年前的故事,如何让历史事件提炼、升华,成为有矛盾冲突、能引发共鸣的艺术真实,这是话剧《孔子》面对的创作难点之一。“这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我这几十年的艺术创作皆是为今天的《孔子》所作的积累。”该剧导演张继钢介绍,该剧主创团队从2017年投入创作准备,历时三年、五易其稿,最终呈现给观众的是一个“多难的圣人”“孤独的孔子”。

“孔子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与他所处的那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格格不入,这正是全剧最主要的矛盾冲突。”张继钢说,话剧《孔子》是一部确立了“诗剧”品格的剧,将大大颠覆原来人们对于孔子的认识,使孔子的形象更加丰满和完整。话剧《孔子》旨在以艺术美感唤醒生命美感,并使全剧呈现思辨美、宏阔美、空灵美、意象美。

从1989年的《布衣孔子》到2015年获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孔子》,再到此次张继钢执导的《孔子》,31年间,山东省话剧院推出“孔子”的3个版本。“我们从未放弃对这个题材表达方式的更新。无论从哪种角度进行解读,以孔子为主角的宏大叙事和以春秋为背景的宏阔场景都给我们的创作提供了无限的思想支撑。”山东省话剧院院长董旋说,“2020版”话剧《孔子》表现形式更浪漫、诗化,也更温暖、更直击人心。

话剧《孔子》是山东省重点舞台艺术创作项目,更是山东文艺实力的一次充分展现,是全省各文艺团体集体智慧的结晶,山东歌舞剧院合唱团组成唱诗班、民乐团,舞蹈团队来自山东省青年政治学院舞蹈学院,担任现场演奏的是青岛交响乐团,还有济南市京剧院的戏曲鼓师团队等。

“山东文化工作者有责任、有义务在新时代的文艺舞台上,呈现出孔子作为人类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的艺术形象,呈现出孔子波澜壮阔、颠沛流离的非凡人生。”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厅长王磊表示,创排话剧《孔子》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东重要讲话精神的艺术实践;是以中华传统文化滋养艺术创作、以艺术创作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艺术创新;是弘扬伟大抗疫精神、增进文化自信的艺术成果;是展现中华文明底蕴、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艺术贡献。


剧情解读:

话剧《孔子》塑造“悲情孔子”舞台形象

话剧《孔子》设置了司马迁、阳货和赖三等不同视角,对作为教育家的孔子和学生的互动、对作为政治家的孔子为政的成败、对作为思想家的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政治思想的阐发加以不同层次的评价。“‘悲情孔子’形象在于表现孔子的政治抱负,推行仁政通达‘天下大同’的境界,在他有生之年只能极为有限的实现却备受打击和挫折的境况。”山东省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文艺学博士龙玉霞说。

龙玉霞介绍,孔子在父母之邦鲁国为政时,以自己的政治智慧和对政治理念的推行,有所成就,但很快就受到打击、排挤和冷遇。在年过半百之际,迫不得已与一众追随的弟子踏上了为期长达14年的周游列国,企图在其它诸侯国实现自己政治理想之途。然而漫长的颠沛流离之后,他始终难获重用,一如“丧家之犬”,受尽磨难后,和所剩不多的弟子们在生命的末期又回到了鲁国。

“孔子生前的经历、遭际和感受,与他身后所产生的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和获得的至高评价构成了反差极大的对比。”龙玉霞认为,《孔子》一剧采用诸多的艺术表达手段。“目前所有的艺术表达手段在塑造孔子伟大而复杂的艺术形象时,因其形象的多维度,思想的博大精深,既存在深奥难解之处,又不乏被扭曲误读之处。”

龙玉霞说,话剧《孔子》采用了在大多话剧舞台上不常见的表达手段,比如在收子路为徒时,无论是子路的亮相还是紧随其后和孔子之间比剑比射,都化用了传统戏曲的程式。比如司马迁在斟酌如何落笔书写孔子诛杀少正卯时经历的纠结和内心斗争,就以独舞的形式予以呈现,其舞蹈形态颇类舞剧段落。另外,在孔子与学生们在野外沐浴时的群舞,南子出场前宫女的群舞,以及其他随处可见的歌舞,都试图强化多重艺术表达手段所具有的舞台呈现效果。


主创访谈:

“单是主角孔子,就有6套服装设计”

“孔子本身是一个跨越了2500年时空的存在,也是中国文化中‘堂吉诃德’式人物的最大代表。用太写实的手法,很难写出诗意和象征意义,也不可能跨越2500年的时空,实现古今对话。”话剧《孔子》编剧张华说,有了构成和象征,《孔子》才最终找到了创作的自由状态。

音乐编排董乐弦认为,对于话剧《孔子》的音乐而言,确立风格是最难的。这部话剧的音乐要让今天的人接受,并且能让他们喜欢上两千多年前的这位伟人、这段故事,最难的就是“古为今用”。剧本确定之后,他听了很多早期和现代关于《诗经》的作品,最终决定坚持创新突破,有所扬弃。

在服装总设计宋立看来,让《孔子》全面呈现“春秋气象”,就是要把这种意象搬到舞台上,搬到观众眼前。全剧近300名角色,角色多种多样,所有的服装设计都要一针一线精确到位。单是主角孔子,就有6套服装设计。“从青年到老年,服装的造型、色彩、材质都有变化,不光是区别身份,更要契合人物的处境与内心。”宋立说。

话剧《孔子》所打造出来的舞台空间,并没有刻意追求两千多年前的风貌。“因为从服装、道具等就已经将那个年代展现出来了。”舞美设计罗江涛说,根据《孔子》的整体艺术审美,整个舞台空间设计得更加抽象、更诗意、更现代、更浪漫,没有在细节上去追求“春秋”的年代感和历史感。


专家点评:

献给孔子诞辰2571年的一份厚礼

话剧《孔子》用细节勾画孔子心灵世界

山东省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徐向红认为,话剧《孔子》在孔子形象的塑造方面有突破和创新,它塑造了一个在春秋时期“礼崩乐坏”的时代,为了理想而四处碰壁同时痴心不改的伟大形象,同时又很有层次感和艺术感染力。

“在舞台艺术呈现方面有创新,它不仅仅是传统的话剧,这部剧突破了传统的平面话剧艺术,融合了舞剧、交响乐,具有音诗画性质,看了美轮美奂,让人耳目一新。”徐向红说,话剧《孔子》可以说是山东继歌剧《沂蒙山》之后推出的又一部精品力作,这也是献给孔子诞辰2571年的一份厚礼。

“话剧《孔子》的突破,一方面是从思想塑造上的突破,也就是孔子作为我们大家都熟知的思想家如何塑造,如何用话剧表现,这是个大难题,该剧在很难找到矛盾的前提下,找到了戏剧冲突,在很难找到心理要素的前提下,实现了把所有观众吸引住;另一方面是在话剧形式上的突破,传统话剧是以说为主,但是张继钢导演的话剧把歌、舞、诗,现代化的灯光,以及包括台词的艺术表现形式都让人耳目一新。这部话剧将会成为时代的标杆,成为经典,打动观众的同时,能够让不同年龄段的观众都能接受。”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大运河文化协作体执行主席姚赛表示,话剧《孔子》是话剧走到今天的跨越式革命。

在山东省艺术研究院戏剧影视研究所副主任赵峰看来,话剧《孔子》在剧本创作上精心设计的八场戏,以小见大、以情动人,把世俗场景化,运用细节勾画孔子的心灵世界,褪去了附加在孔子身上的 “圣人”光环,拒绝脸谱化、公式化,将其还原为“人”, 塑造了一个遥远而鲜活、高大而素朴、威严而亲切的“新孔子”。“这次话剧《孔子》的创新呈现,不仅塑造了孔子的崭新形象,还让我们感受到孔子所开创的儒家思想跨越时空、超越国度的永恒魅力。”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记者 刘建宇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编辑 王莹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