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30 | 张国勇:我们要让全世界知道,什么是好的中国作品
发布日期: [2020/12/31]  人气指数: [143]  

“上海音乐厅里头,你可以闻到90年前的味道,看到90年前的图像,因为有那么多伟大的音乐家都在那开过音乐会,甚至冥冥之中你能感觉到,你从大师身上是可以沾到‘仙气’的。”——张国勇

2020年,修缮一新的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华丽归来,与广大市民共同迎接90岁的诞辰。追溯往年,许多音乐家都与音乐厅有着独特的情缘,为庆祝上海音乐厅建成90周年,【请回答1930】记录下了他们与音乐厅的故事。【请回答1930】栏目的最后一期,我们请到了著名指挥家张国勇,来听听他与上海音乐厅有怎样特殊的情缘。


Q:说一说您与上海音乐厅的情缘?

张国勇:上海音乐厅在全国所有的音乐厅里有很特殊的意义,因为它是一个优秀的历史建筑,它的典雅、历史的厚重感是其他地方的音乐厅是没有的。每一次到音乐厅去,精神上就得到了洗礼。

其实我个人和音乐厅之间也是有源远流长的关系,于我个人的艺术生涯有关系的就是我的毕业音乐会。1983年我与上海交响乐团的同台,是我第一次登上音乐厅的舞台,确实是艺术生涯中一个很重要的瞬间。从这以后,当我成为一位职业的指挥家,每年在上海音乐厅都有演出。


Q:在音乐厅有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吗?

张国勇:上海音乐厅给我第一次印象很深,还是我很小的时候,那时我还在附中,有一天去音乐厅听演出,我以前住在上海中学附近很远,那个时候才14、5岁,到上海音乐厅来听红色题材音乐会,听完了之后回去点名,突然发现少了一个同学,我们当时都是卡车,全市找,找半天没找到很紧张。结果第二天他自己回来了,原来他在上海音乐厅里头睡着了,天亮了自己跑了回来。


Q:在这里聆听或指挥音乐会,印象最深刻是哪一次?

张国勇:在我生命中有两次在上海音乐厅的经历难以忘怀,2005年杨颂斯第一次出现在中国舞台,带着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在上海音乐厅开了一场音乐会。他们的演出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为什么?我觉得他们少了一点商业味道,更多了一份真诚,从他们出场的那种精神状态,对听众的回馈,非常令我感动,那场音乐会水平质量极高。

另外还有一次,我作为上海歌剧院院长,参与了一场星期广播音乐会。我记的很清楚,那天我们在上海音乐厅上演交响合唱《黄河》专场音乐会,气势磅礴,非常感人。最后结束的时候掌声一直不断,最后没有办法了,我上台请我们所有的观众起立,与我们一起唱《保卫黄河》,那种声场在音乐厅里头,简直把顶都要掀掉了,印象非常深刻。


Q:指挥中国作品与指挥西方作品有什么不同?

张国勇:因为我始终觉得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从事艺术行业,演奏外国的作品也是弘扬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珍宝,但是我们更要讲好咱们自己的故事,这是我们中国音乐家的社会责任和历史担当。所以我一直说我们两条腿走路,我们既要演西洋的这些经典的作品,通过演,通过看谱子,从中能够学到西洋交响音乐的先进的科学的演奏法和作曲技法,最终我们是要用他们来讲好中国故事,这就是我的艺术理念。


Q:在古典音乐领域,怎样达到世界化的交融和互通?

张国勇:我作为中国指挥家,我每次出国演出,尽可能都要带上一个中国作品,因为我要通过自己的艺术实践告诉全世界,让他们了解中国,也就是说你们有的东西我们会演,你们没有的东西,我要告诉你们,什么是好的中国作品。

我代表中国去马林斯基剧院演出,演了郭文景、赵季平的作品,那都是中国最好的作曲家,而且还有俄罗斯音乐家同台,国外乐队说:我们喜欢中国作品。中国有很多优秀的音乐家,只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了解国外比国外了解我们要多得多。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们讲文化自信,文化走出去,讲好中国故事,这个战略决策绝对是正确的。

那么反过来讲,如果说外国的音乐家乐团到中国来演我们的作品的话,更是让人有一种自豪感,因为人家对你的文化是一种肯定,对你的文化是一种尊重,所以我觉得甚至有的时候外国人对中国作品的诠释还很有他自己的味道。举一个例子,《北京喜讯到边寨》前面有一个很轻的号角的引子,以前我们都这么演的,可是自从BBC交响乐团来的时候,把引子一拿拿掉,直接从快板开始,你反而觉得很紧凑,现在我们我们很多演出,我们经常就按照这个版本来。


Q:90岁的上海音乐厅有着怎样的文化意义?

张国勇:上海音乐厅里头,你可以闻到90年前的味道,看到90年前的图像,因为有那么多伟大的音乐家都在那开过音乐会,甚至冥冥之中你能感觉到,你从大师身上是可以沾到‘仙气’的。所以我有一个习惯,每次到国外去的话总会去一些知名作曲家的故居看一看,去呆一呆,其实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反过来也一样,你到上海音乐厅去的话,一场音乐会当然是重要,可是更重要的是去感受一种历史所传承下来的一种优良的传统,或者一种风雅。 那么你在演奏的过程中间,其实你是被这种氛围所笼罩的。

我经常讲,音乐厅是一个音乐家艺术生涯中间的里程碑,或者说是一个试金石。一个好的音乐厅,有名的音乐厅,它就是一张招牌。比如我们在很多的艺术家简历中间,他都会写上曾经在某某音乐厅里开过音乐会,因为这是你艺术生涯的一个标志。所以一个好的音乐厅,其实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是一个平台,是一种展示,是一种肯定。

视频|专访著名指挥家张国勇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