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一场考验观众的音乐会
发布日期: [2012/4/17]  人气指数: [1433]  

    与青岛交响乐团合作次数最多的特邀指挥家范焘,本周五将再度执棒青交,带来一场名为“中西交辉”的中西风格对撞的特别音乐会。这也是青交2012音乐季名家名曲系列音乐会的第三场演出。
    指挥家范焘昨天下午接受媒体专访,对肖斯塔科维奇作品情有独钟的他表示,音乐会下半场老肖的 《第十交响曲》,不仅是对乐团实力的检验,更是对观众鉴赏力的严酷考验。
“中西对撞”的戏剧感
    即将于周五上演的音乐会在范焘看来充满了戏剧冲突。他认为,“中西对撞必将带给观众不一样的心理感受。”
    上半场主打中国民歌改编的乐曲。鲍元恺的《中国组曲》一共包含了24首民歌曲目,此次范焘从中选出了最为观众熟悉的几段旋律来呈现,包括《对花》《走西口》和《太阳出来喜洋洋》等;另一首乐曲,由吴祖强先生改编的《二泉映月》,更是被奉为经典中的经典。
    比之耳熟能详的民歌系列,德彪西的《牧神午后》与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十交响曲》显然来自另外一个听觉维度。即便这两者之间,来自法国的印象气质与来自俄罗斯的深沉阴郁也完全没有任何交集,但范焘还是为它们找到了共同点:“两首作品均可看作作曲家的转折之作。”《牧神午后》是奠定德彪西印象派风格的代表作;《第十交响曲》则是老肖为其人生最低谷所做的关乎特殊时代的总结。
有关“肖十”的两个掌故
    言辞间,范焘始终流露出对于身处特殊历史时期的肖斯塔科维奇所创作的《第十交响曲》的钟爱与敬意。他告诉记者,这部作品因为其拿捏上的难度而成为对乐团实力的考量,真正拿它来做公演的乐团其实并不多;同时,又因为它沉重黑暗的基调、即便到终了也看不到光明的收尾,而成为对观众鉴赏力与承受力的严酷考验。
    范焘饶有兴趣地讲到中外两位大师的“肖十”缘。一位是中国交响乐的开山鼻祖李德伦先生,他曾有幸在《第十交响曲》首演之际去到莫斯科,现场聆听了这部作品。听完后的感受是,怎么会如此沉重!然而在经历了“文革”之后,他终于理解了作品的深意,理解了乐曲中所隐含的痛苦的反思与彷徨,以及含沙射影的喻意。
    另一位是指挥大师卡拉扬,他生前曾指挥过一次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十交响曲》,而在那之前他从未接触过有关这位作曲家的任何一部作品。为了这次演出,他为“肖十”准备了一年,其间还曾与肖斯塔科维奇本人见面 (真是幸运至极的指挥家和作曲家),共同探讨这部作品。肖斯塔科维奇聆听了现场演出之后,他告诉卡拉扬:“我真的没有任何话可说了。”卡拉扬完美地诠释了作曲家心中的《第十交响曲》。

     转青岛日报,记者李 魏撰写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