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斯塔科维奇《第八交响曲》
发布日期: [2015/10/30]  人气指数: [439]  

      肖斯塔科维奇曾明确表示:《第七交响曲》和《第八交响曲》是他的安魂曲。 但两者在苏联的命运截然不同。《第七交响曲》让肖斯塔科维奇登上了荣誉的巅峰,而《第八交响曲》却将他自己推进了深渊。为了在《第七交响曲》之后,跟着取得《第八交响曲》的首次广播权,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还付给了苏联政府一万美元。但肖斯塔科维奇绝对想不到,《第八交响曲》一上演,就被指为反革命、反苏维埃。有人说:“肖斯塔科维奇在战争开始时写了一首乐观主义的交响曲,现在却写了一首悲哀的交响曲”,“我们在进攻,在消灭法西斯,肖斯塔科维奇却悲悲戚戚,这意味着他站在法西斯一边。”从乐感上客观去分析,这两部交响曲的反映对象都是战争,但《第七交响曲》的描绘极为具体,而《第八交响曲》则相当隐晦,难以琢磨。尤其是在这点上表现出了区别:《第八交响曲》不但没有全面地颂扬所谓的美好生活,反而在部分音乐段落中表现出相当的阴沉和滞重,第一乐章占了全曲一半的篇幅,就是这样来表现的,末乐章同样如此。肖斯塔科维奇曾这样述说内含在《第八交响曲》中的哲思,生活是美好的,但黑暗的东西存在,虽然它终将灭亡。

      全曲共五个乐章,浩大的第一乐章和短小的第二乐章易于分辨,可谓构成了前一单元,而后的三个乐章均为连续演奏,自然形成了后一单元。全曲开始于弦乐器上一个严肃、坚定而悲怆的朗诵调引子,它以极大的悲痛感、富于斗争性的激情和一些浪漫主义的讥讽味道吸引了听众的注意。小提琴接着奏出缓慢的第一主题,仿佛在紧张地沉思,而后慢慢演化,带着巨大的热情扑向高潮,构成一股像抑扬顿挫的语言一般的旋律。第二主题的旋律富有歌唱性,弦乐器的轻轻拨动再为它配上了某种梦幻之美。稍后的段落里,尽展敌人凶神恶煞的形象,并以整个乐队的咆哮发出了整个世界愤怒的抗议之声。这一阵高潮过后,在弦乐器微弱震音的背景下,响起了英国管的旋律,非常热烈而纯洁,人情味十足,成为感染肺腑的独白。末尾部分转而为一种温和与悲切的情绪所笼罩。

      第二和第三乐章再次将焦点对准敌人,体现了对死神鲜明而简练的想象,仿佛死神和敌人正歇斯底里地跳着令人头晕目眩的荒诞舞蹈。

      第四乐章的开始,成为乐曲激动人心的戏剧性的一个缩影,它使听众以一个转瞬间将被战火毁灭的人之眼光,看到了战争中最为严酷的景象。而后的音乐充满了葬礼般的悲恸,关于战争灾难的种种悲伤述说惊天动地。

      第五乐章终于向人们带来了一道金色的阳光,驱散了重重阴暗,意味着温暖和复兴,自然界的形象和历尽苦难锤炼而未被摧毁的人类情感汇于一流,对和平的永恒热望落实在各种音色和各段乐句之中。所有这一切,无不是在提醒人们:战争的悲剧不可忘却,更不应该让战争的历史重演。

 

      萧斯塔科维奇在创作他的第一交响曲时只有十九岁。在1926年第一交响曲的首演使他一夜成名。这个巨大的成就使他的形象在我们面前显得很大:人们忘记了他自信地创作其他作品时是如何年轻的。人们还忘记了他创作了令他的交响曲稳固地成为现在的演奏曲目的《第五交响曲》时也只有三十岁。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的紧张局势(当时苏联的大清洗和日益逼近的战争状态)毫无疑问地使他快速地成熟和加深了他的艺术造诣。

      萧斯塔科维奇的《第八交响曲》毫无疑问是他的战争时期交响曲之中感受最为明显和强烈之一。它由五个乐章组成,其中第三、第四和第五乐章是连在一起的。这种五乐章的格式在他生命中这个时候好像对他很有吸引力:具有相似组织结构的还有《钢琴五重奏》,《第九交响曲》和《第三弦乐四重奏》。《第八交响曲》的第一乐章提供了萧斯塔科维奇的交响乐慢板乐章的熟练技巧的一个范例。在它的整个轮廓来说它是一个大型的奏鸣曲式。正如《第五交响曲》(1937年)的开始一样,它只由弦乐展开两对理念:第一对是低音弦乐奏出的带点旋律,且其强烈感情逐步减退;之后是第一小提琴在简单的和音的衬托之下奏出C小调的抒情的、沉痛的主题。第二对也是弦乐单独演奏的、E小调的;第一小提琴以5/4拍子奏出忧怨忧郁的主题。萧斯塔科维奇自己在这个乐章中喜欢用到的主题材料都是最为简洁的。当主题被小号和长号残酷表现并以卡农曲形式演奏时,主题要旨显得显而易见。库塞富特斯基(Koussevitsky)甚至说这个乐章是"其人类感情的力量是超越一切我们这个时代所创造的事物”。当然,几乎没有别的事物和这首交响曲乐章一样能够不断唤起人们在战争中的痛苦和不幸。

      如果第一乐章是一个普通奏鸣曲的第一乐章和一个慢板乐章连起来的结构的话,之后的两个一起的快乐章就成为一个平衡点。第二乐章是降D大调的小快板,且满足了萧斯塔科维奇对怪异音调的热爱。这乐章被形容为表现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征服者,且其虚假的高贵令我们回忆起在战时新闻片中纳粹军队荒唐的威风的行列。第三乐章是E小调的,采用坚定的触键曲(Toccata)式的持续性冷酷的旋律,在其中有多个爆炸性的音响。这乐章产生巨大的刺激,在固定音旋律再现之前的中间部分是小号的华丽段落。在巨大的高潮过后是宁静、沉思默想般的第四乐章,升C小调的帕沙加利亚曲(Passacaglia)。帕沙加利亚曲对于萧斯塔科维奇也很有吸引力的,他在E小调钢琴三重奏的沉思默想的帕沙加利亚曲乐章与这乐章有时间上和悲伤感情上联系;1947年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也是一样。这乐章的主题出现了十二次有多,并有短笛和单簧管带忧伤情感的独奏。没有停顿,就开始了第五个乐章(终乐章),相对较为轻快,在总体来说是具有两个鲜明主题的奏鸣曲式的乐章。以C大调的恬静的、沉思的结尾结束。尽管其恬静的气氛,但是,《第八交响曲》留给人们的印象是一部非常悲观的,并对于被战争摧残的人性的痛苦表达了充分的同情的交响曲。

***

      萧斯塔科维奇的《第八交响曲》的提献给予他的好友,指挥家穆拉汶斯基(Evgeny Mravinsky,1903-1988)的,有时侯被称之为《斯大林格勒交响曲》。《第八交响曲》在1943年11月3日(一说11月4日)在穆拉汶斯基领导苏联国家交响乐团作首演。现在这个版本是穆拉汶斯基与列宁格勒爱乐乐团1960年往英国演出是的录音。录音时间是于1960年9月23日,在伦敦节日会堂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