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斯塔科维奇的旋律音调特征
发布日期: [2015/10/30]  人气指数: [1331]  
      肖斯塔科维奇的旋律音调特征可以归结为“有调性的高度半音化旋律”,这种形态丰富、极具表现力又具有可听性的旋律、主要是通过“同主音民间调式综合”、“同中音调式拼贴”、“半音阶隐伏对位”、“功能和声半音化填充”等简洁而又行之有效的手法获得的。他在后期创作中广泛运用“签名动机”。并使之成为构成旋律、和声、乃至整部作品结构的重要音高材料,既起到了类似“人工音阶”的作用,又能与其他旋律材料密切融合,显示了高超的旋律创作技巧。
 
      肖斯塔科维奇旋律的音程方向主要有两个特点:一是大音程(六度以上,经常是复音程)的直来直去,体现出或生机勃勃的朝气,或没有遮挡的幽默,或尖锐刻薄的讽刺等等丰富多彩的情绪;二是小音程(经常是小三度范围内)范围内的低回萦绕,呈现出或深情缠绵的倾诉,或严峻凝重的宣叙,或表情木然的冷淡等等迥然不同的形象。
  
      肖斯塔科维奇旋律的节奏,在快速音乐中常常是斩钉截铁、毫厘不爽的“均分型”马达式节奏(最常见的是一长二短或者相反的组合,比如一个四分音符接两个八分音符或前十六),在慢速度的音乐中经常是短长“无规律”的交替。在此基础上,肖斯塔科维奇的旋律还经常变换节拍,以打破节奏的方整性,强调音乐宣叙性、朗诵性的节奏特征。另外通过速度的变化使旋律性格发生质的变化,也是肖斯塔科维奇常用的手法之一。
  
      肖斯塔科维奇的和声主要形态是“静止”的,我们很少看到肖斯塔科维奇交响曲中有独立于旋律之外的结构复杂、音响独特的和弦连接与序进。肖斯塔科维奇的和声状态是由他调式丰富、半音化程度很高的旋律形态决定的,而他又是一位复调大师,因此他的和声更多的时候是由各种旋律在对位过程中形成的,横向丰富多彩、富有逻辑的旋律在纵向的叠和中偶合各种结构特殊、音响独特的和声音响,有效地配合并推动了音乐的发展。肖斯塔科维奇经常直接地将一个调性明确的主题,多层次地密接叠合(距离经常是小二度)成音响高度紧张的“音块”,以将音乐推向高潮。调性的布局、调式的变化在肖斯塔科维奇音乐创作中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讲,肖斯塔科维奇的和声是以一个片断的调性到另一个片断的调性的迁移,来取代功能和声中一个和弦到另一个和弦的连接。
   
      无论是作品形式对传统的继承与创新,还是作品对社会重大矛盾冲突的深刻反映,肖斯塔科维奇都在其作品中显示出他超凡的才华和精妙的技艺。肖斯塔科维奇满怀激情、爱憎分明地反映社会的重大题材,表现普通人的思想情感,这决定了他的交响曲的戏剧性和悲剧性的内容。肖斯塔科维奇从来不是一个生活的旁观者,也不是一个回避矛盾的艺术家,他总是置身于社会生活的急流之中,激动不安甚至是怀着巨大的心灵苦痛来体验和反映生活、鞭挞社会。他的音乐的主要内容都深刻地揭示了紧张的社会矛盾、心理冲突、敌我斗争,鲜明地表现了和平与战争、光明与黑暗、人性与兽性的对立,热情地讴歌了为人类获得自由解放的不懈斗争和人心灵的美以及崇高的信念。
  
      肖斯塔科维奇音乐中所体现的悲剧思想,不仅体现在描写牺牲带来的痛苦,描写优秀高尚的人的死亡,而且还表现为对进步力量最终必定战胜凶恶的黑暗势力的坚定信心。无论是反映人类的悲剧还是个人的悲剧,肖斯塔科维奇总是赋予它一种社会力量,把它转化为向美好理想奋斗的动力。肖斯塔科维奇遵循的是一种乐观主义的悲剧美学,诚如他自己所说:“悲剧内容应该贯彻正面的思想,就想莎士比亚的悲剧充分肯定人生的悲愤之情一样。”他的艺术应该归为批判现实主义的范畴。也正是基于此,他的音乐才能真正成为20世纪的见证。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