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谈读书|张国勇:读书,无需太多计划
发布日期: [2015/12/10]  人气指数: [395]  

  在青岛交响乐团青年演奏员心目中,张国勇是严厉的指挥“教官”,更是一位儒雅的鼓舞人心的师长。作为乐团的艺术顾问,这位来自上海的著名指挥家在面对这个个性活跃张扬的青年群体时,总能凭借寥寥数语,从容不迫地切中要害。刚柔相济,恩威并施,又句句在理,叫人不得不服。


  大家私下里议论:“张指”不仅有一双高度精准的好耳朵,还有一副好口才。每每张口,引经据典,必有出处。据说,这些都源于他的“神秘笔记”。


  把精辟重要的段落记下来


  记读书笔记,是张国勇长久以来的习惯。


  因为平时工作忙,常常在国内外城市间飞来飞去,张国勇认为读书最有效率的时候,就是在旅途中。一般国内航线两个小时,手机关机,更能够专心的阅读;国际航班时间更久,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读完一本书。读书的过程中,是一定要做笔记的,这几乎成为他阅读的必要程序,累积至今,笔记量大得惊人。


  “把那些你认为精辟重要的段落,进行重复,其实是非常有用的。”张国勇说,他所从事的音乐指挥和教学工作,经常要面对同一个乐团或是音乐学院学生很久的时间,如果知识不更新,讲课会很乏味,时间长了,如果没有新东西给乐手和学生,他们会产生审美疲劳。“我在讲课时,永远都在提醒自己,我有没有讲过这个问题,我认为要不断更新自己的存储内容,避免陈词滥调,才能真正算得上一个好的老师。而丰富的阅读量和笔记,就是更新个人存储空间的有效路径。”


  不要给所读的书设置太多框框


  作为指挥家,张国勇坦言,自己听cd并不多,听得最多最集中是在大学时期和刚刚成为教师的时期,那也是最艰苦的时期。“那时没有cd,听一个交响曲需要四张唱片,常有磨损时产生的噪音,我们听得那么如饥似渴,那么来之不易,听到贝多芬的那种如沐春风、久旱逢甘霖的感觉,现在的学生已经无法想像了。”现在,张国勇还有大量的阅读是在读总谱。他说,用自己的内心去看总谱,这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享受。


  指挥家读书没有太多的计划,“随便拿来就读,甚至像《小王子》这样的书,不久前也拿来读了。它看起来是孩子的故事,其实是在用小孩子的形式、故事,讲成年人才能领悟的深奥哲理,是在阐述人生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的问题。所以说,我不认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一定要读不同的书,只是我们的感受与理解不同了。”


  他说:“过去,看一本爱情小说,可能会拼命流泪,现在来看,可能会是对人生的一种回顾,只会淡然一笑。”他又举例:“我年轻的时候,曾经也有一段时间害怕过死亡,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对待生离死别,就会看得淡然:人生道路就是一个由简到繁,再由繁到简的过程。现在觉得一切追求自然,追求宁静。就是这样,不要给所读的书设置太多条条框框,不同的阶段,读同一本书,自然会产生不同的内心感受。”


  告诉自己你还有精神追求


  在张国勇的书单中,有一本西川的诗集,缘于他对于诗的与生俱来的喜欢。


  “其实我比较喜欢读唐诗宋词,尤其喜欢宋词,宋词给人想像的空间更大,可能这跟搞音乐有关。宋词作者的浪漫,那种愤世嫉俗,多愁善感,很喜欢。”后来他开始喜欢朦胧诗。“在我读书的时候,读诗似乎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因为文革刚刚结束,所有读者思想被禁锢了近二三十年,一下开放之后,求知欲望很强。朦胧诗刚刚出来时,感觉那么新奇,碰到一种自由度很大,想像空间很丰富,云里雾里,似有似无,虚无缥缈的,却又正好切中你的灵魂或者精神世界深处那个地方,这是一般的小说,或是格律诗做不到的。我当时买过朦胧诗,北岛,海子,这些诗人精神世界的独特,让人感同身受。”


  在张国勇看来,科技和传媒的发达,让人轻易就能获得信息,虽然更加便利,但是也容易让人产生惰性。“‘生于危难,死于安乐’,唾手可得的东西会让人丧失思考的能力,我认为,读书,不仅仅是一种知识的汲取,更重要的是一种高贵的精神互动。”


  而读诗,更类似于一种礼仪,一种仪式,“当你在读诗歌时,你的精神世界,你的审美历程、心理状态都是不一样的,有很多脱离世俗的东西,追求精神世界的一闪念,那一个点,那一次碰撞,那一丝火花,这是你在油盐柴米醋的日常生活中触碰不到的。”


  张国勇说,当一个社会非常浮躁,都在追求金钱、被欲望蒙住双眼的时候,阅读诗歌,不仅仅是一种美的享受,更是一种对精神世界的向往,像西川这样一位知名的诗人,他们在当前的环境里,在诗歌已经被遗忘的地方,能够坚持自己精神世界里那些中流砥柱的东西,更加难能可贵。“今天我们与其说是在读诗,不如说是在追求一种更高的精神生活。”


  从读村上春树开始,入门古典音乐


  《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时光》,是张国勇推荐给古典音乐爱好者的一本入门书。之所以建议从这本书入门,是因为它产生于一种十分有趣的现象。有关音乐欣赏古典入门的书,大都是一些从事音乐创作和研究的人所写,而村上春树却是一位“业余选手”。张国勇称赞:“能够从文学的层面去谈古典音乐,村上春树是屈指可数的。”


  这位每每冲击诺贝尔文学奖都只差最后一口气的作家,让指挥家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知道他,是在二三十年前读《挪威的森林》时,被深深感动了。当时并不知道他对古典音乐的造诣那么深,但是我能够从书里读到音乐感,读到节奏感,更何况他在书里也经常提到音乐,那么的专业,那么水乳交融地和文学融合在一起,我觉得,由一位专业人士来讲古典音乐,它的说服力远不如一位业余的爱好者来谈,他们的感受,可能更容易引起一般读者的共鸣。”


  张国勇建议,在读这本书的同时,不妨去看看小泽征尔指挥的音乐,他的舞台形象,肢体语言;同时再读一读村上的小说,其中时常出现跟专业古典音乐有关的论述,绝对专业水准,一点都不外行。然后再来读这本书,二人对话所碰撞出来的灵感火花,可能会更有意思。


  以下是张国勇个人比较推崇的三位音乐家和他们所写的古典音乐书籍:杨明望的《交响乐的赏析》上下册;美国的音乐全才莱昂纳多·伯恩斯坦和另一位美国人艾伦·科普兰分别写的古典音乐入门书。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