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交●專訪系列】林昭亮:我的小提琴生活
发布日期: [2017/3/1]  人气指数: [271]  

      遙想青年時期的求學經歷,我有三個很好的老師:在臺灣的李淑德老師、澳大利亞悉尼音樂學院的Robert Pikler、茱莉亞音樂學院的Dorothy DeLay。李淑德老師是一位極為重視練琴方法的教師,她關注基本動作、基本技巧,幫我規範練琴的方法:慢速、傾聽、準確的音準,換把、揉弦、換弓……在發出每個音符前都要有所準備。Robert Pikler教授是匈牙利人,對他來講,技術是為作品而服務的,這個思想給我了一個很大的原則支撐——“無論技巧上多有把握,都是因音樂的需要而存在”,對於此,我至今還在堅持。隨後,在十五歲時,我專程來到茱莉亞音樂學院,求教Dorothy DeLay教授,對於小提琴基本技術構架的理解,她跟李淑德老師是一樣的,不同的是,她會做一些更加細膩的分析,讓我知道怎樣能夠去自己教自己。DeLay重視發音,特別強調音質的重要性,比如譜子上標注這裏要大聲,怎樣大聲呢?弓觸弦的壓力、位置、弓速,三者要如何結合在一起?拉浪漫派的協奏曲,這裏要強一點,那裏要弱一點,弓子如何去放?她啟發我冷靜地去思考,要知道,小時候這些是用直覺的,但是DeLay讓我很理性地把它歸納,使我的藝術氣質逐漸變得立體起來。


      成功的演奏家很難一炮而紅,而是慢慢累積而成。跟隨DeLay教授學習兩年後,我在索菲婭王后國際比賽中獲得第一名,這對17歲的孩子來說是莫大的鼓勵。獲獎後,我在西班牙做了很多音樂活動,那裏雖然不是古典音樂的中心,但是給了我很多機會,可以把不同風格的樂曲帶到西班牙的小城去演奏,要知道,舞臺經驗很重要,如果沒有鍛煉,是無法和觀眾溝通的,西班牙的觀眾給了我極大支持。十八、九歲的時候,我開始和費城交響樂團這樣一些大規模的樂團合作,很慶倖我有不錯的表現,雖然很多獨奏家都曾被邀請,但是可以被重複邀請第兩次肯定是要有真功夫,那是一段很重要的經歷。


      大概同一時期,我結識了Isaac Stern,有幸到公寓拉琴給他聽,跟他上課。Stern給了我極大的挑戰,因為他是個“過來人”,是Perlman、Zukerman這樣古典明星的指引者,所以不管我拉得多好,他都不會覺得不得了,對任何人他都不會客氣(Stern當年指導16、17歲的Shaham,還把他給弄哭了)。在作品的理解上,無論我怎樣詮釋,Stern都要問“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拉?”,他逐漸引導我把音樂上升到哲學的高度。21歲,我與Stern同台演出,慶祝他的60歲生日。同時,我也開始認識馬友友,並簽約CBS唱片公司,真正迎來了自己的獨奏家生涯。


      至今,我依然保持了良好的狀態。對于年齡會不會阻礙技術?我認為这个問題可以克服,但要花一倍以上的時間。25歲的時候,我要把一首曲子學好,可能需要兩周,現在需要四周;以前上臺前需要熱身30分鐘,那現在需要一個小時。現在,我每天的練琴的時間至少要四、五個小時,有時間的話可能還多。我不覺得有什麼,這是自然規律,人的成長過程就是如此,要維持一個很高的技術水準就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當然,在音樂概念上我要比年輕時成熟多了,理論上也深厚了些。年輕時,美國作曲家Christopher Rouse為我寫了一首小提琴協奏曲,很複雜,當時把我難倒了,20多年後,我再去演奏,忽然覺得簡單了,比當年好得多,是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雖然準備每個曲子的過程不一樣,但“勤奮”是必須要具備的。有些音樂家,像Heifetz,63歲退休,是因為他好強,覺得達不到原有的水準,但是72歲又出來舉行獨奏會會,現場錄音還是很驚人(也許他並不這樣認為),但是對一般的音樂家來說一輩子做夢都做不到;像Oistrach,60多歲就因病過世了,但他一直維持十分巔峰的狀態;Milstein是最不得了的,一直到80多歲都拉得很漂亮......但是有些音樂家很早就開始走下坡路了,每個人的原因都不同。


      很榮幸大家對我莫紮特作品的詮釋有不錯的評價,從小我就對莫紮特的音樂著迷,並能辨別不同演奏家的差別,那時我最喜歡Grumiaux的莫紮特。三年前,我又把他的莫紮特協奏曲全集拿過來重聽:精緻的分句,每個音、每個點都是如此細膩,你看,45年之後,我依舊欣賞Grumiaux,這種演奏法就是我的風格借鑒之一。但是,莫紮特的詮釋不完全是從小提琴家得來的:我喜歡聽的George Szell的莫紮特交響曲、James Levine的莫紮特歌劇、Radu Lupu彈得莫紮特鋼琴協奏曲,從那些大師那獲得更多的靈感。尤其是歌劇性,我覺得很多莫紮特的音樂特别是小提琴協奏曲非常有歌劇的感覺,如果對莫紮特的歌劇一竅不通,那就失去了很多對莫紮特风格把握的灵感。


      對於技巧上更加艱深的作品,除了毅力,更需要技術儲備,所以我每天都要訓練音階。對小提琴演奏者,我有一個忠告就是:拉音階的原因常常被我們忽略,覺得音準差不多就好,其實練音階更重要的是記得手指在琴上的每個把位,怎麼樣能讓直覺感受的到,處理樂曲中需要技巧性的片段,各個把位的位置,手指放在哪里,都源自於練習音階過程中的體會,因此要利用好音階練習。“清晰的頭腦,追求美的心靈。”是我對自己小提琴生活的概括。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