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听懂古典音乐
发布日期: [2017/3/3]  人气指数: [107]  

      对于天真的音乐爱好者来说,去读一本怎样欣赏音乐的书一定很奇怪。从什么时候起听音乐成了问题?音乐是供人享受的。为什么一个人要学习或听从指导去聆听他正在听到的东西?答案很简单:听音乐是一项通过经验和学习得到的技能,知识会增强喜悦感。

      音乐家时常撰写评论性散文和技术性论文,柏辽兹、勋伯格、理查·斯特劳斯,更近的有巴贝特、辟斯顿、佩尔西凯蒂。但是在科普兰之前,没有大师级的作曲家尝试着作曲的技艺解释给外行人。这本书是很特殊的,实际上,是独一无二的。外行人可以想象,假如有一本伦勃朗写的《在油画里寻找什么》,便可以判断此书的重要性。

      开始阅读《如何听懂音乐》的时候,最好提醒一下自己这本书的作者是谁。科普兰的音乐是美国的文化遗产,科普兰之音使我们所有人更加充实。那是之前的音乐所没有过的声音,是独具一格的个性表达,众多模仿者里没有一位能够令人信服地把它变成自己的音乐。艾伦·科普兰在美国音乐生活中已经是一个耳熟能详的人物,接受他和他的作品是理所当然的。当然,我们为他的成就而自豪,为他的存在感到幸运,但是我们真的明白他那独一无二的特质吗?是什么让科普兰这么特殊?任何出类拔萃的艺术家自然都很特殊,但是科普兰创作了大量的作品,用可以辨识的语言对他的同胞讲话,而这种可辨识性就是民族的共性。不管怎么描述,科普兰的艺术都会激起我们的共鸣,并且给我们一种归属感。但是科普兰的《如何听懂音乐》也是践行多年、在广泛的基础上引领我们的榜样。

      他的若干同事都有过很多讲述或者撰写科普兰的机会,包括我自己在内。回想之前的一些陈述,会有同样的发现。首先,我深信他代表了一个艺术家在民主社会所起的作用的典范。科普兰有很多不同的角色——公民、作曲家、表演家、老师、演讲者、理事、发言人,别忘了他的最爱——指挥。《如何听懂音乐》代表了科普兰教授的观点,并让我们明确了他的教学理念。

      作为作曲教师,作曲家们往往习惯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学生,并坚持自己的方法和技巧。科普兰和大多数作曲家不同,他帮助学生去发现表达自己的方式,而不是专事自己的技术,而技术可能和学生们自己独有的天赋没有什么关系。作为学者,科普兰结合了过去的音乐知识和对现代音乐百科全书式的理解,非凡的知识和清晰的理念使他的学生在创作上风格迥异。很难想象会有比这更少教条的态度了。从本质上,科普兰是在说,一个起好作用的教师可以有他自己的理念,但是也有义务让学生接触到更适合他们的美学理念和方法技巧,哪怕他本人并不完全认同。这就是放下权威的态度,关心个体的特质,而不是用先验的结论去强求学生。

      虽然科普兰的确是民主社会典型的艺术家,但是我经常希望授予他一个更尊贵的称谓。如果在英国,早就称他为“艾伦爵士”,并且任命为官方作曲家了。但这种名号和科普兰潇洒的魅力和率直的性格并不相配。我记起二十五年前把他叫做“美国作曲家院长”时他是那么不知所措。他一直都无所畏惧地担负着这个名号。

      如果说他缺少国家整体去授予的令人尊敬的头衔,那么同行的评价更具意义。科普兰是杰出的,也是我们喜爱和尊敬的人,我们乐于让他知道这些。他以一贯的优雅和幽默接受了同行和大众给予的嘉奖。当我问他是不是对这些荣誉都腻了的时候,他说,“比尔,你低估了我的能力。”

      《如何听懂音乐》带领读者从音乐最简单的元素,逐渐向它最复杂的层面展开。在某种程度上,这本书和作者的音乐类似,因为科普兰的曲目涵盖了从最容易接受的大众化作品和最精华、最堂奥的室内乐。

      在大众化的作品中,拿《阿巴拉契亚之春》来说,科普兰把独特的音乐洞见融入到显而易见的本土情感之中。在《一幅林肯的肖像》中,音乐的表达涵盖了文本,并为林肯富有同情心的表达增加了一个维度。在诸如《牧区竞技》和《小伙子比利》这些作品中,科普兰将传统的美国民歌素材变成一种最复杂精湛的艺术,在简单的音乐中辨识出潜在的可能性,只有具备非凡想像力的艺术家才可以实现。

      对于外行来说,创作这些大众化音乐的科普兰和所谓的“严肃的”科普兰几乎就是两个不搭界的作曲家。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科普兰那些在大众化作品中的音乐特点也同样在复杂的作品中出现。他创作了不同体裁的作品,从歌曲、室内乐、合唱作品到剧场与电影音乐、歌剧和交响曲,无所不包。

      我再次提醒各位,《如何听懂音乐》出自历史上最伟大的作曲家之手,只有翻开它,你才知道作为一个大师的学生三生有幸。如果你研究了目录,将会发现一个复杂的主题是一步步展开的。这本书建立在一个前提下,那就是你对于音乐知道得越多,就能从聆听中获得越多的享受。听音乐的首要前提不言自明,提起来甚至会觉得可笑,那就是专心致志,一个积极的倾听者要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音乐上。但这却往往成为听音乐中唯一缺失的因素。

      比较一下剧场观众和交响曲听众的行为很有些启示。剧场中的观众需要全神贯注去听清剧中的每句台词,他们知道一旦漏掉了重要的台词就会影响理解。这种本能的注意力往往是音乐厅所缺少的。如果观察音乐厅的听众就可以看到,交头接耳、高谈阔论或者出神发愣,都是注意力分散的表现。只有少数用心倾听的观众才是音乐会的主角。这种注意力的缺失是严重的,因为听众是整个音乐过程的关键,毕竟音乐包括了作曲、表演和听众三个元素,每一个环节都应该以最理想的方式呈现。我们期望一个好的作品有出色的演奏,但是到什么时候我们才会意识到:音乐也应该“出色地”被我们听到?

      一部作品的命运基本上是掌握在作曲家和表演者手中,但同时也取决于听者的态度和能力。从更宽泛的意义上来讲,是听众最终决定对作品和表演是接受还是拒绝。音乐家们非常清楚,同样的音乐和同样的演奏者会在不同的听众那里得到完全不同的反响。换句话说,音乐拥有怎样的品质受到听众的水平的制约。对于音乐来说,不幸的是很多听众只满足于享受音乐中的情感,把他们对音乐的反应限制在被声音包围的感官体验中。须知声音是有组织的,有着智力和感情上的吸引力。

      学习怎样听音乐是体验这种艺术的巨大快感之一。聆听是一门可以学习的学科,而这本书阐明了教授这门学科的方法。单靠阅读本书不会把你一下变成精通的聆听者,但是可以将你带上正轨。努力去理解的话,会得到源源不断的快乐,越听越感兴趣,并在其中得到无以复加的回报。

      当然,有的音乐不需要特别的技巧也能得到享受,音乐可以适合广泛的口味,拿一份精心计划的菜单做可以说明这一点。餐前开胃菜是为了引起食欲,主菜是为了营养,而甜点是为了以一种愉悦的方式送别客人。如果你细看交响音乐会的节目单,会和这种菜大体差不多,套路也是序曲、交响曲以及反差很大的轻快的结尾曲。有些时候音乐大餐充满了不同的主菜;有时候,在特殊的“通俗音乐会”(Pops)上,大多数都是开胃菜和甜点。但是这里要说明的是,每一首乐曲的性质取决于它的初衷,而隐性目的实现与否,则预示着作曲、演奏和听众三者之间的成功与失败。

      听“音乐开胃菜和甜点”时不需要像聆听有分量和复杂的乐曲有相同的理解。这当然不是要降低“轻”音乐的价值。每一种音乐都值得被接受,在不同的类别中,只有质量的良莠之分。在当下的历史时刻,有很多关于不同音乐的同等价值的讨论,这些区别就显得尤为重要。

      通俗音乐有着特殊的目的:一边给人以娱乐享受,同时又要求听众付出最少的努力。比较通俗音乐和所谓的严肃音乐的价值并非难事。回到我们那个菜单的比喻,我们通过主菜获取营养,但并不能说明它之外的东西就不合时宜,尊敬所有类型的音乐,不要去做错误的无逻辑的比较,去享受不同程度的努力所带给我们的教益。我们从读小说、诗歌和最深刻的哲学中得到乐趣和灵感,在同时也乐于阅读一本轻松好看的杂志。

      上面所说的并不意味着音乐快餐对你的身体有害,而是说只限于一种艺术的食谱是有局限性的。这本书应该会帮助那些对复杂的音乐形式有好奇心的听者。不要误解,伟大的音乐产生于伟大而专注的头脑,还有特别专注的聆听者。一些人工作在被声音包围的环境中,但这样的听众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一言以蔽之,科普兰的书就是一本宣传册。在不太自信的日子里,它是由一个坚定的传播福音的人所写的我们称之为“优秀的音乐”读本。本书是一个邀请,一个应该诚心诚意地去接受的邀请。

 

                                                                                                文/威廉•舒曼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