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京和的6条经验总结
发布日期: [2017/3/3]  人气指数: [197]  

跟随加拉米安学习中


      他总是能够立刻发现你演奏的问题所在,并且会马上建议你,比如在某一个特定的弓弦接触点上多一点点压力,又或者是在弓根换弓的时候让弓子略微向内转动。他从来没有停止带给我惊喜,因为他的建议总是有效。就我看来,老师当然可以无休止地跟你说音乐表情或者作品的精神内涵,但是当你真正演奏时,无论头脑中有多少想法,他都必须指导你,让你能够实实在在用你的身体准确地表达。

 

在音乐开发中


      当我无法在我的乐器上表达出我的想法时,我真的感觉非常失望无助,就像在追逐一道彩虹。年轻的演奏者们总是试图凭直觉演奏,经常为了有意识地提高技术做着痛苦的斗争。我曾觉得每一句中的每一个音符都是美丽的,但是我会缺乏整体感和大布局,我会忽略那些音符在整首乐曲当中的关系。我就像一批脱缰的野马需要被驯服。

 

在理解总谱中


      西盖蒂(Joseph Szigeti 1892.9.5-1973.2.19)对我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他帮助我理解了独奏部分与总谱中其它声部的关系。我记得他曾经要求我凭记忆演唱出协奏曲里独奏部分演奏时乐队主要声部的旋律,但是我做不到。然后我感觉非常羞愧并且哭了起来。他叹道:“可是你称自己是音乐家!”我说:“不,我不会称自己是一个音乐家。”当你演奏一首协奏曲时,你只专注于自己的部分,那你不必站在舞台上,你会感到胆寒。

 

在发展音色中


      你对于你想要的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构思。你可以是完全错误的,但至少要有一个构思。就如西盖蒂教我的,音乐中的色彩无处不在。每一首作品都有它的氛围,最终一切都与自然相关,所有的作品家都是基于自然在创作,而自然中充满着变幻无穷的色彩。每个演奏者都有自己感受色彩的方式,但每一个敏感的音乐家无论如何都会把这些颜色转换成声音。

 

在动作中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习惯于演奏时自由摆动。我感受每一个音符的最大张力。我在袖子上“穿戴着我的心脏”,而且我会在动作中表现情绪。后来我试图通过不动来纠正这个习惯,但之后我又觉得好像我被关在了笼子里。慢慢地,我找到保持动作比例的方式。

 

在寻求意义中


      当你年轻的时候你会觉得你必须用演奏来证明自己,而观众是你灵感的主要来源。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也许会退回到自我中寻求,但这也没有给出完整的答案。而后,它终于成为了你的信仰。你开始觉得上帝是存在的,一切都显现地是那么合理。如果你有信念,您创造的一切都会与音乐关联。我已经了解,自我并不是决定因素。是的,这个职业是如此脆弱,你是如此高度紧张,你的自我需要承受住强大的压力。但音乐必须来自更深处,你必须让音乐通过你来说话,让自己完完全全地去体验它。音乐没有捷径可走,你只能诚实对待它。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