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交●專訪系列】黃蒙拉:我與小提琴
发布日期: [2017/5/8]  人气指数: [139]  



   
自己學習小提琴的每一步都是蠻辛苦的,儘管很多老師說我的機能好,手指跑動也很快,但要跑的准,保持良好的穩定性、控制性,就需要在練習中更加用心用力。那時候感覺好像是在跟提琴做遊戲,每天都想把這個遊戲玩的更好些,逐漸,小提琴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在別人看來很枯燥的事情,自己卻願意反復去做。到了高中,我在技術上達到了一定的水準,但其實發現自己表述音樂的能力才剛剛起步,幷逐漸意識到:音樂是音樂,而技術是技術,这是兩件事。當然,無論是學習技巧還是作品內涵,老師是最重要的,很幸運,我遇到了兩位好老師。

   參加帕格尼尼比賽的过程并不太順利,當時是02年,生活很拮据,牽扯到過去要買機票,我就想怎麼能把這個機票買的便宜點:要從上海先到東京,在東京住一晚,再去米蘭,這是當時最省錢的。到了米蘭已經是晚上,一路詢問,來到火車站,到達比賽地Genoa已經是淩晨,走出車站,在小鎮上,風冷颼颼的,一個人拖著行李,背著琴,手裏拿著一個地址,顯得很悲慘。碰到一輛車,上了BUS,把地址給司機看,他說不是這輛,我又提著行李下車,最後終於上對一輛,路上疲憊不堪,可是不能睡,因為背著琴,到了半山腰,司機把我放下,外面一團漆黑,什麼都看不見,遠處朦朦朧朧有個建築,我走上去,空無一人,又看到旁邊有間小農房,透着微弱的燈光,敲了敲門,房主告訴我就是這,去到房間,這是組委會給我們提供的青年旅館,一個8人間,雖然條件不太好,但我抱著琴轉頭就睡了過去,三四個小時後,有人把我推醒,告訴我必須離開——這間旅館是早上要出去,晚上才能回來的。白天,我只能在熱那亞小鎮上背著琴亂逛,晚上回到旅館,才跟組委會對接,我終於可以有地方練琴。通過了第一輪比賽,組委會馬上就換了酒店,一輪輪下來,住的越來越好,待拿到第一名,我被安排住在很舒適的套房裏......十五年過去了,這些繁瑣的細節我還是記得清,是一段很有意思的經歷。

    當然,比賽的過程也不是很順利。第二輪我準備的是《苗嶺的早晨》,但實際上組委會要一個無伴奏的樂曲,我說我可以不要伴奏,但組委會不同意,說必須樂曲本身就是無伴奏的,好在同行有一個北京選手,他說“我準備了一個,你可以看看。”曲子不難,畢竟我還有兩三天的時間準備,就這樣進了決賽。

    很幸運拿到第一名,這是之前沒有想到的,一等獎的選手都會按慣例演奏一次“大炮”,那把琴很大,在舞臺上拉起來並不輕鬆,它的聲音很扎實,但卻很“新”,這種感覺在老琴上不應該出現,確實是很少有人拉的緣故,因為“大炮”通常都擺在博物館,練琴都要去博物館練,有保安守衛,而“大炮”走出博物館則需要武裝押運。

    現在回想我獲獎的那幾年好像自己還是在用蠻力來拉琴,沒有特別恰當的在控制琴,我甚至懷疑,可能再過十年回頭來看,現在的自己也一樣,我還需要更省力的控制它。人是比較懶的,但如果願意動腦或者實踐,總有更簡單、更輕鬆的方法去達到相同的效果。小提琴不應該用對抗或者鬥爭這種形式去演奏,而應覺得它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這樣讓音樂也變得舒暢。隨著年齡的增長,以及比賽以後國外的學習,對音樂,我不再急於求成,而是去享受每一縷色彩,心態的改變,使我對美、對音樂藝術的欣賞上都在不斷提升。



2017年5月6日,黃蒙拉與青島交響樂團合作帕格尼尼第一小提琴協奏曲。

    比如在這次音樂會上的帕小協,與比賽時相比,結構基本已經定型,現在的拉法更自如,在張力和幅度上,彈性會更大一些,帕格尼尼的音樂其實並不能包容太多。在我看來,作品的風格就是他們的長相,隨著對各個作曲家深入的瞭解,在一定的演奏積累和聆聽基礎上,就會知道貝多芬長這樣,莫紮特長那樣,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就小提琴大师來說,我比較欣赏Heifetz和Menuhin。Heifetz的音樂有點像美國黑白電影的感覺,作品類似這個風格的,我認為他是拉的最好的,而從小提琴演奏技巧來講,他完完全全是個神,聽他的錄音常常使人沮喪,不可思議達到了那樣一個頂端。年輕時的Menuhin也是如此,Elman評價他:感覺是一個天使在面前演奏。我覺得他不是冷冰冰的那種天使,而是米開朗基羅畫中那般,很溫暖的感覺,Menuhin的音樂裏面充滿了慈悲力。

    我一直想尋求這種力量,但是我們現在這個時代改變了,很難找得到。在那個小提琴演奏的黃金時代,湧現如此多的大師絕不是偶然,他們經歷了這個時代沒有的戰亂,看到整個世界的秩序和毀滅,也體驗到人性中最善和最惡的兩面,這在藝術家身上形成了一種不可磨滅的氣質,每個人都有精神上的支撐而存在,骨感的力量,深刻的靈魂。這些是我們不可能觸碰到的,現在的演奏更多是色彩斑斕,但是感染力回味起來已經不是過去那個效果了。不單是小提琴演奏,現在很多藝術門類大概都是如此——我們都有一種普遍的精神,所追求的可能都是浮華。



推薦唱片:





推薦圖書:



    經常反反復複看的書就是《紅樓夢》,我喜歡中國傳統文化,我們始终都應該以自己的傳統為榮。



    國外書籍我推薦雨果的小說,很多雨果小說都改編成了音樂劇,這會對原著有更深的理解。

(採訪時間/地點:2017年5月5日/青島交響樂團樂團會議室  口述:黃蒙拉   文字/圖片整理:東林  圖1由黃蒙拉先生本人提供  圖2攝影:葛衛東  圖3攝影:韓星  唱片、圖書封面來自網絡)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