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李德倫指揮大師誕辰一百週年專場音樂會
发布日期: [2017/6/16]  人气指数: [183]  

        歲月如同音符在指尖匆匆流過,一位老者把畢生託付給了音樂,歷盡無上的榮耀、光陰的蹉跎,卻從未忘記初心,他就是中國著名指揮家--李德倫。

        2017年6月17日,青島交響樂團將於人民會堂上演“紀念李德倫指揮大師誕辰一百周年專場音樂會”,屆時,張國勇、李心草、譚利華等曾經深受李德倫教誨的指揮家將依次登場,攜手小提琴演奏家劉揚,共同向這位指揮界的前輩致敬。

        李德倫,新中國交響樂事業奠基人之一,指揮家、原中央樂團指揮、中國國家交響樂團藝術顧問。1942年,他與譚抒真等一批上海音專的師生和校友組成了上海青年交響樂團,1943年於上海國立音專畢業,隨後任延安中央管弦樂團教員兼指揮。建國後,他又先後任北京人民藝術劇院、中央實驗歌劇院指揮。1953年,他到蘇聯莫斯科音樂學院阿諾索夫指揮班上做研究生。四年學習期間,他擔任過全蘇交響樂團實習指揮,指揮了全蘇交響樂團、全蘇廣播交響樂團、列寧格勒交響樂團及蘇聯各加盟共和國的十幾個樂團。1956年,李德倫在莫斯科指揮全蘇交響樂團與合唱團演出了冼星海的《黃河大合唱》。他的這一學習經歷更加使得他在交響樂藝術領域裏中西貫通、融匯古今。1957年起,李德倫擔任中央樂團交響樂隊指揮。

        1980年開始,李德倫先生走遍了祖國的大江南北,不僅致力於西方交響樂的普及,為大量西方經典作品進行中國首演,更積極推廣中國交響樂作品,先後指揮了賀綠汀、馬思聰、羅忠榕、吳祖強、陳培勳、黃安倫等中國作曲家數十首交響樂作品的演出。

        李德倫先生曾在20多個城市組織樂隊訓練演出,推動地方交響樂團的建立----青島交響樂團就是其中之一,青島是中國北方受西方文化影響最早的城市之一,音樂人才輩出,卻一直沒有自己的交響樂團,1994年春,李德倫受青島愛樂人邀請第一次來到青島,並親筆寫信向時任中共青島市委書記俞正聲同志,建議成立青島交響樂團,於是,青島歌舞劇院的樂手們,在他寬厚大手的指點下,成為第一批專業的交響樂演奏員——今天的青島交響樂團,正是在那支樂團的基礎上重新組建的,被許多人譽為“中國交響樂之父”的李德倫,親自擔任了這個新生的地方樂團的藝術顧問,並為樂團題寫牌匾。此後,李德倫在青島的各個大學奔走普及交響樂,不辭辛苦地連續舉辦了多場講座,給市民和大學生講授音樂知識。世紀之末,李德倫先生病勢漸重,但仍關心著青島的交響樂事業,每逢青島友人拜訪,他總要先問問樂團的建設情況......追憶往事,難以忘懷......青島交響樂團重組後,擔任了第一屆李德倫全國指揮比賽的協奏任務,此次舉辦紀念音樂會,亦是表達樂團對老人的無盡思念。

        本次音樂會的曲目與李德倫先生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阿爾比諾尼《柔板》,指揮:張國勇。
        李德倫先生生前,曾多次無私地向張國勇傳授指揮的經驗,與他一起閱讀總譜,沒有任何門戶之見。他還向同學羅日傑斯特文斯基先生力薦,促成了張國勇留學俄羅斯。對此,張國勇深深感念,謹以此曲表達對老師的追憶。

        貝多芬《命運》第一樂章、華彥鈞曲/吳祖強改編《二泉映月》,指揮:李心草。
        貝多芬《命運》這是中國人最熟識的一首交響曲,1977年,李德倫先生在“紀念貝多芬逝世150周年音樂會”上,親自指揮中央樂團公演了貝多芬的《命運》,這是“文化大革命”後中國首次公演世界經典交響樂作品,一舉“打開了新的命運之門”,在國內外引起了震動。

        李德倫先生一生熱忱支持中國作曲家,極力推廣中國民族交響樂佳作。弦樂合奏版的《二泉映月》由吳祖強先生改編,他既是李德倫留學蘇聯的同學,也曾在中央樂團共事。1973年,中美建交後不久,費城交響樂團訪問中國,李德倫先生便與中央樂團合作了這首弦樂版的《二泉映月》,奧曼迪激動不已,李德倫向他贈送了樂譜,這部作品也因此傳到了美國。紐約時報的知名樂評人勳伯格稱讚她“散發著淡淡的憂愁,又有點兒甜甜的,與鋼琴協奏曲《黃河》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莫紮特《第三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指揮:張國勇、小提琴:劉揚。
        1979年,美國小提琴大師艾薩克·斯特恩訪華時,曾與中央樂團合作演出莫紮特《第三小提琴協奏曲》,這次訪問,他與李德倫先生結下了終生的友誼,成為樂壇佳話。二十年後的1999年,斯特恩大師再次來華,病重的李德倫先生與其再次合作上演這部樂曲,這是斯特恩先生最後一次訪華,也是李德倫先生的最後一場音樂會。

        巴伯的《柔板》,指揮:張國勇。
        巴伯的弦樂柔板延綿悠長,是李德倫先生生前最喜愛的作品之一。這首樂曲將弦樂的韌和柔板的綿發揮到極致,呈現出了無以復加的優美和傷感。
 
        德沃夏克《第九交響曲》第二樂章、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第四樂章,指揮:譚利華。
        德沃夏克《第九交響曲》是一首被廣泛接受的作品,它的標題叫作《新世界交響曲》,改革開放後,李德倫先生曾提議將她的中文譯名還原為《新世界》。同樣,這部作品李德倫先生最經常在普及音樂會上介紹給樂迷,或許大師真的在音樂中看到一個新的世界。
      
        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同樣是一首以命運為主題的作品,終章,陰暗一掃而空,歡騰與燦爛的尾聲,更透露出積極樂觀的情緒。這是本場音樂會的最後一部作品,也是我們給智慧而風趣的“李大爺”的一份永恆的禮物。

        值先生百年誕辰之際,尋覓大師足跡,回顧其藝術人生,將更加堅定我們走中國交響樂之路的信心。

 
 
 
 
Copyright @ 2014 青岛交响乐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中国青岛太平路9号 NO.9 Taiping Road,Qingdao,China   
鲁ICP备14027796号 百川信息设计制作